[專題評論]血緣與宗親:大馬政壇中的政治家族

作者:黃以樂


8471863586_2780562fd2_o
家人示意圖(Photo Credit:Cinthia Costa @flickr CC BY 2.0)

如何在瞬息萬變的政治舞台上生存?基本原則就是分出敵我何方,而這個過程中必然面對的問題就是如何選擇最有利於自己生存的盟友。古往今來,有多少人是因為盟友的背叛,又或者是失誤,而耽誤大局甚至全面敗陣?為了避免此事,政壇中不難發現許多陣線是沿著姓氏血緣而形成,造就許多政治家族的存在。

政治家族存在於不同的政治環境中;由東方至西方,無論是獨裁或是民主政體、先進或發展中國家,皆可找到政治家族的蹤影。古時候,君王制度仍為主流政體時就以家族作為政治單位,將權力財富分配於親人。民主體制的出現並沒有將此現象徹底消除。相反的,某些國家中的政治家族正蓬勃發展。東南亞之中就有許多例子可供觀察借鏡。菲律賓目前有四分之三的國會議員來自政治家族;印尼自2005年的地方選舉首次舉行之後,將近有60個政治家族在國內各地崛起;大馬以南的新加坡有李光耀家族,大馬以北的泰國則是欽那瓦(Shinawatra)家族活躍於政壇。若要了解當地政治,藉由政治家族這個角度出發,可以提供一個具有深度又極為有趣的切入點。

綜觀大馬的政壇也是處處見得到政治家族。從政治家族的角度認識政治的好處之一就是,可以提供一個更為人性化的敘事。具有血緣關係的一家人,普遍上會有難同當、有福同享。大馬政治家族的例子中,正好存在為錢財權力凝聚的「有福同享型」家族,亦存有為親屬抗爭而參與政治的「有難同當型」家族。這些家族勢力的起起落落,以及相互之間的種種鬥爭,塑造了大馬今天政壇的局面,更是大馬實現平等與正義的一大推動力。

掌握實權的政治家族

針對政治家族的討論,無一不從掌握國家機器的家族談起。身處執政位置的政治家族,往往會出現阻擾國家發展的裙帶關係。儘管政治家族可能會帶來如此的負面效果,其勢力依然得以在某些國家茁壯成長。大馬似乎也加入了這個行列。

早在大馬獨立時,剛誕生的國家就已經和政治家族具有密切的關係了。為大馬爭取獨立的主要代表:東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正是來自於顯赫的家族。事實上,東姑阿都拉曼是吉打州的皇族成員。他的父親是吉打州的第26任蘇丹。換言之,東姑阿都拉曼就是位王子。東姑阿都拉曼的身分幫助他得以在短時間內,在新成立的巫統(UMNO)中迅速崛起,並且取代巫統創黨人:翁.嘉化(Onn Jaafar)主席職位。

其實,翁.嘉化這位政治人物,也是屬於一個大馬知名的政治家族。嘉化家族的影響力實際上比東姑阿都拉曼還要更大。翁.嘉化的父親嘉化.莫罕默德(Jaafar Muhammad)是柔佛州的第一任州務大臣(地方行政首長),同時也是目前為止任期最悠久的州務大臣。嘉化.莫罕默德的其中三名兒子也曾擔任柔佛州的州務大臣,即:Abdullah Jaafar(第3任)、Mustapha Jaafar(第4任)以及翁.嘉化(第7任)。嘉化家族可以說是柔佛州在馬來亞獨立前後非常重要的政治家族。但他們家族在政壇中的最高點,應該是第三代政治人物,也就是嘉化.莫罕默德的孫子、翁.嘉化的兒子:胡先.翁(Hussein Onn)。胡先.翁是大馬第3任首相,同時也被譽為大馬的「團結之父」。在胡先.翁的時代以後並沒有再出現更高職位的新生代。不過,他最大的兒子:希山慕丁.胡先(Hishammuddin Hussein)曾擔任過幾個重要的部長職位,如:青年體育部長、教育部長、內政部長以及國防部長。在希山慕丁.胡先擔任內政部長與國防部長期間,他的表兄:納吉.拉薩(Najib Razak)正擔任第6任首相。

拉薩家族與嘉化家族其實是兩家密切的政治家族。希山慕丁的母親與納吉的母親是姊妹,也就是說他們擁有共同的外公與外婆。有趣的是,他們的外公Mohamed Noah Omar是大馬國會第一任議長,同時也是巫統創黨初期重要領袖之一。

拉薩家族的崛起得從納吉的父親:阿都.拉薩(Abdul Razak)說起。事實上,拉薩家族本來就有豐厚的資源作為基礎,因為阿都.拉薩生長於一個彭亨州貴族家庭。拉薩本身青年時期也已經有許多豐富的經驗,並且展現出他過人之處。他在大學時期到英國留學,研讀法律系,而且還在當時候成為工黨黨員。他在英國求學的時間被二戰中斷,迫使他提前回國。回到家鄉後,他參與了彭亨軍隊,並且透過他貴族的身分與日治政府發展關係。這使得他可以成為彭亨軍的線人,為他們提供許多重要情報,使彭亨軍勝戰連連。

二戰以後,阿都.拉薩參與了巫統,並且藉著他特殊身分與能力,在政黨內迅速攀至權力高層。年紀僅有33歲的他成功地選上國會議員,成為教育部長,甚至還當上彭亨州的州務大臣。對大馬教育影響深遠的《拉薩報告書》也是在這個時候問世,而此報告書名字中的「拉薩」正是因為阿都.拉薩對這份報告書的貢獻而取名。在他37歲時,他就成為了東姑阿都拉曼的副首相,同時還兼任鄉村發展部長與國防部長兩重要職位。

不過,阿都.拉薩政治生涯中的最高點應是1969年以後,當他在巫統中的派系成功地推翻東姑阿都拉曼的領導地位之後,便由他接任首相一職。阿都.拉薩就在一場「宮廷政變」中成為大馬第二任首相。與此同時,今年(2018年)在全國大選中被擊倒的「無敵」政黨聯盟:國陣(Barisan Nasional)也是由阿都.拉薩在他成為首相後成立。阿都.拉薩擔任首相期間也推出了新經濟政策,對大馬經濟與社會發展具有特別重大的影響,使得後人尊稱阿都.拉薩為大馬的「發展之父」。

不幸的是,阿都.拉薩抵不過病魔,年僅53歲時就英年早逝。正是因為他突然離世,使得他長子納吉在年齡剛滿23歲時就在選舉中取勝,承接阿都.拉薩的國會議席。納吉也如他父親一樣,年紀輕輕就當上彭亨州的州務大臣。自此,納吉的政治生涯可謂一帆風順,最後也如他父親一樣成為首相。但納吉在政治之路向上晉升的過程中,其實也受到一個很重要的人物提拔及栽培,那便是——馬哈迪.莫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

【延伸閱讀:解鈴還須繫鈴人:強勢回歸馬哈迪】

前文所介紹的家族,若不是皇族,就是具有貴族背景的身份。馬哈迪則是不屬於任何顯赫的家族,而是一個真真實實的平民。事實上,馬哈迪政治生涯險些在早期便夭折。在1969年的「513事件」後,馬哈迪因為大力批評東姑阿都拉曼,而遭到巫統勒令退黨。不過,阿都拉曼在成為首相以後,仍然將馬哈迪帶回巫統並提拔他。「他不僅讓我回到政黨中,也在後來將我提拔為部長」,馬哈迪在其部落格上回憶阿都拉曼時表示。也許正是因為如此,馬哈迪才會栽培納吉,讓納吉成為馬哈迪之後繼承首相一職的人選之一。

馬哈迪雖然不是皇族也不是貴族,但他過人的政治操作能力使得他成為任期最為長久的首相,為自己家族累積龐大的政治資源。2018年,他更是率領希盟(Pakatan Harapan)擊敗長年執政的國陣,再度成為首相。他的兒子慕克里.馬哈迪(Mukhriz Mahathir)被視為政壇新星,也如父親一樣曾在國陣以及目前在希盟都擔任重要職位。慕克里目前是吉打州的州務大臣,並且是土團黨(PPBM)的副主席。慕克里雖然正以自己的實力努力證明自己,但政治觀察員指出他與馬哈迪之間的關係無疑還是會在未來繼續助他一臂之力。

在馬哈迪提拔與栽培的人選中,除了自己的兒子慕克里,以及拉薩的兒子納吉之外,還有一位知名的政治人物:安華.依布拉欣(Anwar Ibrahim)。安華若按照馬哈迪原本的「劇本」,應成為馬哈迪之後的接班人,但故事在1998年出現轉折。這又是另一個家族從一場迫害中崛起的故事。

患難與共的政治家族

亞洲金融風暴的出現,為原本情如父子的馬哈迪與安華埋下一顆未爆彈。當時,安華是馬哈迪的副首相。兩人因金融風暴的事情意見不合,而導致安華在1998年遭到革職,同時還被革除黨籍。安華的支持者為他打抱不平,發起大規模抗議。安華藉此機會,四處演說批評馬哈迪與政府。最後,安華因「內安法」(Internal Security Act)被捕入獄,甚至還在獄中遭到毒打。

【延伸閱讀:沒有永遠的敵人 安華與馬哈迪十八年首次見面】

安華一家原本只有他一個人在政壇打滾。但安華被迫害一事發生以後,他的太太,也是目前副首相:旺阿茲莎(Wan Azizah)便為夫從政,成立了現在執政聯盟中最大黨:公正黨(PKR)。除了旺阿茲莎之外,安華的女兒努魯伊莎(Nurul Izzah)也走上政壇,是公正黨創黨初期重要的領導人之一。1998年以後發生這一連串的事件,安華一家也應該很難想像到這個從一場政治迫害中所成立的新勢力,會在20年後成為大馬首度政黨輪替的成員之一。目前旺阿茲莎正擔任副首相一職,而安華在馬哈迪辭職以後將成為第8任首相,夫妻二人掌有行政首長一號與二號位置。

事實上,希盟中的行動黨(DAP)也有政治家族的存在。以林吉祥為主的林氏家族也是以類似安華家族一樣的情況在政壇中崛起。行動黨創黨初期,林吉祥在1969年513事件以後遭到政府以內安法令逮捕入獄(就如安華一樣),因此成為黨內的英雄人物。他還在獄中的時候,行動黨就將他推選為秘書長,也就是黨內的最高領導人。林吉祥在出獄後馬上就開始工作,將行動黨發展成大馬當時最大的反對黨。

【延伸閱讀:[人物領袖]「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林吉祥50年的政治奮鬥(上)】

林吉祥的兒子:林冠英也仿效父親,不僅步入政治圈,而且還同父親一樣遭受到政治迫害,在未經審訊的情況下被捕入獄。父子倆在1987年的「茅草行動」中雙雙入獄,成為最早進入監獄,最晚獲得自由的政治運動受害者。林冠英除了在茅草行動時入獄之外,他也在1994年因煽動罪而再次坐牢。實際上,林冠英是指控當時馬六甲州的首長性侵一位馬來少女,而被政府視為是引起社會對司法不滿的行為。林冠英被判入獄18個月,出獄後就如其父親一樣受到民眾熱烈歡迎。2008年,當行動黨首次成為檳州執政黨時,林冠英成為黨內首位地方行政首長。事隔十年,行動黨首次正為國家執政黨時,林冠英成為黨內首位內閣部長(財政部)。

【延伸閱讀:[人物領袖] 「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林吉祥50年的政治奮鬥(下)】

大馬的政治家族中,其中一個特點就是反對陣營中崛起的這些家族。安華家族與林氏家族都在種種的政治迫害中獲得支持,進而轉化成政治力量。行動黨另一位靈魂人物:卡巴星(Karpal Singh)也是茅草行動中的受害者之一,而他三名兒子:哥賓星(Gobind Singh)、佳日星(Jagdeep Singh)和兰卡巴星(Ramkarpal Singh)都仿效父親加入政黨,並成為人民代表。其中,哥賓星在希盟成立新政府後還成為通訊部部長,為大馬內閣第一個錫克人部長。

不過,在野陣營中的更為有趣的政治家族,應該是回教黨(PAS)中的聶阿兹(Nik Aziz)家族。聶阿茲是回教黨自1991年到2015年之間的「精神領袖」(一個類似於顧問的位置),同時也是1990年到2013年之間吉蘭丹州的州務大臣。他於2015年與世長辭,而他離世後,回教黨內部便出現分裂。經一番鬥爭後,回教黨中被視為「反保守派」的一群黨員離開回教黨,另外成立誠信黨(Amanah)。誠信黨加入希盟陣營,而回教黨不向任何一方勢力靠攏。有趣的是,聶阿茲的其中兩名兒子:聶奧瑪(Nik Omar)與聶阿都(Nik Abdul)竟在回教黨這場分裂中分道揚鑣。聶奧瑪在選舉中代表分裂出去的誠信黨競選,而聶阿都則選擇繼續留在回教黨。2018年的選舉中因此出現家族分裂與內鬥的情況。千夫所指之下,聶奧瑪因為被認為背叛了聶阿茲生前所極力維護的政黨,最終在選舉中表現不佳。聶奧瑪的母親更是因此而公開指責這位兒子。

以上這些政治家族反映出大馬的在野陣營中(2018年以前)也有政治家族存在的可能性。即使沒有顯赫的背景、龐大的資源或豐富的人脈,在野陣營中依然出現幾個政治家族,甚至在選舉中吸引許多選票。這些家族的成立都由第一代參與政治的家屬,因某種外部因素(如:安華與林吉祥受到政治迫害)而形成一股勢力,進而累積政治力量。第一代家屬若在政黨中長年付出,並取得一定的成績,也有可能形成家族勢力,如哥賓星或聶阿茲家族。

民主體制中的家族勢力

論權力,若由一人或一個單位所壟斷,結果很可能是濫權。儘管政治家族的成員在政黨、乃至政府裡各司其職、就如各個黨員一樣是獨立個體,但這些具有同姓氏或血緣關係的成員,依然難以避免被眾人視為是「一個單位」。因此,這也是為什麼政治家族給人的觀感是負面的。

世界各地在各個強調權力分立的國家之中,大馬卻展現出與這樣的價值觀(避免權力被壟斷)背道而馳的種種案例。不過,雖然大馬同樣出現政治家族,但至少從這次組閣選擇來看,大馬並不至於是個對政治家族議題無感的國家。希盟在成立新政後,在選定內閣成員時,貌似有意地將安華的女兒努魯依莎排除在人選之外。這樣的做法很可能是為了避免內閣在觀感上顯德被安華家族所主導,因為安華即將成為首相、而他妻子旺阿茲莎更已經是副首相了。

然而,從選票來看政治家族,選民似乎沒有特別為避免讓家族勢力持續成長而另選他人。相反的,政治家族反而在大馬的情況下是一個「品質保證」的品牌概念,就如同李光耀與新加坡的成功緊緊相扣一般,獲得選民對李氏家族的信任與尊敬。納吉也在擔任首相期間提起他父親的政績。其實,若嘗試想想社會中有哪些單位會提供參政或從政的訓練,最接近的答案可能就是政治家族了。一位從小就有機會近距離目睹父親如何在台上演說、四處拉票的第二代政治家族成員,多少會比非政治家族成員的優勢來得更大;林冠英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大馬出現政治家族是好還是壞,目前難以評量。不過至少目前可以確認的是,這些政治家族的第二/第三代正逐漸成為大馬的先鋒人物,所謂的家族勢力在近期內只會不消反增。政治一直都是人與人之間權力的鬥爭,而血緣與宗親的結盟則是無可避免的產物。大馬如此特別的政治家族歷史是一個值得讓我們持續關注的主題。

作者為黃以樂

畢業於台大政治系,目前是政大東亞所學生。出生在肉骨茶發源地,馬來西亞巴生港,童年的回憶卻是在印尼和中國大陸。青春期回到祖國,並愛上這片土地。自此立志要獻身回報國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