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領袖]「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林吉祥50年的政治奮鬥(上)

作者:黃以樂


Indraf
林吉祥(左二)與安華(中)2013年合影(Photo credit:Firdaus Latif @Wiki Commons CC BY-SA 2.0)

馬來西亞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Lim Kit Siang)在一次座談會中被問到:經過半個世紀的奮鬥後,對於突如其來的「509變天」是否有什麼特別的感想?「的確沒有」,他簡單地回答主持人,引起現場觀眾一片笑聲,他緊接著說,「最擔心的是接下來要走的路」。

民主行動黨為現今大馬執政聯盟希望聯盟的組成政黨之一,林吉祥為民主行動黨的國會議員,在執政之前為多年的反對黨領袖,如今他與他的兒子林冠英(現任財政部長),在執政團隊中擔任重要的角色,規劃大馬未來的發展軌跡。

林吉祥的回應中流露出歲月的痕跡。他所認識的馬來西亞是從無到有,時而經歷狂風暴雨的年日,時而享受繁榮進步的時光。因此,他如此簡單的回答也不難理解。在他出生之時,馬來亞還是英國的殖民地,而馬來西亞的概念更不存在。他幼時的回憶中甚至還有對日軍侵略馬來亞的模糊印象。如今的林吉祥年邁80,見證了馬來西亞第一次政黨輪替,再一次親身經歷歷史性的一刻。若要說馬來西亞是林吉祥「看著長大的」,並不違和。

關於馬來西亞的故事有好多種切入點,最基本的就是列一個年表,以各個重大事件拼湊出馬來西亞的故事。不過這可能更像本教科書,讓人難以深入地感受馬來西亞的處境變化。藉用歷代首相作為主軸,或許可以使之更人性化,畢竟馬來西亞受到各屆首相的治國原則深深影響。但這就只是執政者的故事,少了一大半的敘述。

林吉祥從出生就已經身在重要的時代中。從小,他就聽聞不同國家獨立脫離殖民統治的故事,感受到新世界振奮人心的氛圍。青年的他更是目睹自己國家的誕生,身處馬來西亞最重要的建國初期。之後他一個人在政壇中的風風雨雨,就足以描述出馬來西亞「另一半」的故事。林吉祥一生至今都還在為馬來西亞奮鬥,而這一切要從馬來西亞還未出現之前說起。

林吉祥與馬來西亞的成長期:國族身分之辯

1941年2月20日,林吉祥在柔佛州的峇株巴轄出生。他的父親林寶山與母親張九年來自於中國,飄洋過海到東南亞落地生根。身為移民者的兩位萬萬沒想到家中的幼子竟會在多年以後投入政治工作,為新誕生的國家盡職盡力,儘管當代的政治環境是對於他們是多麼不利。

在馬來西亞形成之前,林吉祥一家所在地被稱為「馬來亞聯合邦」,但事實上該區域原為「馬來亞聯邦」。兩者皆屬於英國的殖民地,區域範圍為今天的馬來西亞西部半島;兩者也正好凸顯出馬來西亞直到今天都仍在嘗試解決的一個困境:國族身分的辯論。

馬來亞聯邦的形成,引起巫裔強烈的反對。巫裔對馬來亞聯邦不滿主要有兩大原因:第一,蘇丹(亦為巫裔統治者)的權力被大大削弱;第二,巫裔以外的族群,可以取得平等的公民權。值得一提的是,帶領眾巫裔反對英殖民政府的正是在日後執政馬來西亞的「巫統」(UMNO)。巫統就是為了抵抗馬來亞聯邦而組成的政黨,並且成功地施壓於英國,迫使英國不得不改制,成立馬來亞聯合邦。

巫裔之所以會反對馬來亞聯邦中的平等公民權,主要是因為他們對華裔的恐懼。林吉祥出生當年,華裔占半島(包括新加坡)總人口的43%,可見人數相當龐大。另外,華裔的經濟地位普遍上比巫裔高。因此,巫裔擔心在新的體制下被華裔同時在政治與經濟中宰制他們。1948年,英國為平息反對聲勢而成立馬來亞聯合邦,在憲法中確保巫裔享有特殊地位與權利。

生長在這個年代的林吉祥或許還沒真正地體會到差別待遇,況且馬來亞聯合邦成立時,他才剛到上小學的年齡。不過,林吉祥對於當時振奮人心的獨立運動卻印象深刻。世界各地特別是亞非地區剛進入一股獨立熱潮,紛紛向殖民國要求自主權,擺脫殖民統治。馬來亞聯合邦也不例外。

林吉祥在一次受訪中回憶道:「我記得1955年,我與朋友們騎腳踏車遠行大約60英里。途中我們暢談亞非的獨立運動、萬隆會議等政治議題。當年我們都很興奮,堅信一切理想都能實現。」事隔兩年後,林吉祥見證了馬來亞的獨立,成為剛誕生國家中的一分子。他在中學五年級時(等同於台灣高中二年級)與朋友們開玩笑,說要各自創立政黨、參與選舉,並且在10年後再交換心得。

然而,林吉祥並沒有創立政黨,而是當了短期的教師,接著便到新加坡海峽時報當記者。步入社會的他剛好遇上兩件事。其一,他與梁玉治成家,在新加坡立業;其二,馬新兩岸「成家」和「分家」。這段「成家」、「分家」時代背景有如「聯邦」、「聯合邦」那樣異曲同工之妙。事實上,馬來西亞的概念是由李光耀所提出的。1959年,他在率領其創立的人民行動黨(PAP)於新加坡第一次選舉中取勝以後,成為新加坡第一任首相,便向馬來亞建議雙方聯合成立馬來西亞。1963年,當新加坡、沙巴和砂拉越取得獨立以後,正式與馬來亞聯合,成立了馬來西亞聯邦。此時的PAP雖然在新加坡仍為執政黨,但在新聯邦中為在野黨。儘管PAP曾答應不會將其影響力擴張到馬來亞半島上,國族身分的辯論還是讓PAP不能坐視不理。這個國族身分的大爭辯最終有了比較具體的兩種體現,即:「馬來人的馬來西亞」(Malay Malaysia)或「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Malaysian’s Malaysia)。

所謂「馬來人的馬來西亞」就是指馬來西亞國族身分的建立要以巫裔作為中心,賦予巫裔特別的地位和特殊的權利,主要由之前強烈反對馬來亞聯邦的UMNO所主張。另一方面,「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是指國族身分的建立過程中要平等對待所有族群,讓所有馬來西亞人享有平等的權利,主要由來自新加坡的PAP所提出與倡議。

此時的林吉祥正是活在建國初期的時代中,但他還未踏入政治圈。雖然他正職為一名記者,滿腔熱血的他也在工會裡積極付出,並很快就取得工會的認同,年僅22歲就當上新加坡全國從業員職工會的秘書長。如此成就似乎就已經在暗示他日後不尋常的際遇。

林吉祥也是在工會界認識了一位改變他一生的人:蒂凡納(Devan Nair)。1964年,馬來西亞成立的第二年便舉行了一個全國大選。PAP為了更進一步推動「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便食言進入馬來亞半島競選,只不過PAP並未能取得佳績。所有在馬來亞半島競選的PAP國會議員候選人中,只有蒂凡納一位成功當選。

儘管如此,馬新兩岸的關係因為這個選舉已更為惡化,馬來西亞國族身分的辯論也愈發激烈,甚至引發暴力衝突與流血事件。馬新兩岸最終在1965年不歡而散,新加坡成為獨立的國家脫離馬來西亞。蒂凡納身為PAP唯一在馬來亞半島選上國會議員的黨員,選擇留在該地,並成立了一個新政黨延續PAP的主張,民主行動黨(DAP)因此誕生。

蒂凡納在為這個新政黨做籌備工作時,詢問林吉祥是否願意回到馬來西亞成為他的政治祕書。當時,林吉祥剛好升職成為編輯,這樣的待遇對於一個只有中學畢業証書的他再好不過。但是,身為馬來西亞人,他總覺得不適合留在新加坡。更重要的是,他終於有機會為馬來西亞的建國過程獻上一份力。於是,他毫不猶豫地接受了蒂凡納的請求,回到馬來西亞投入政治工作。

這項決定顯然是出於常人的舉動,甚至親朋好友都認為他瘋了。無論怎麼樣,林吉祥還是在1965年辭退了他的「鐵飯碗」,踏上了政治生涯。他曾在一次受訪中指出,50、60年代的政治局勢對他有很大的衝擊,同時也是促使他做出如此決定的最大因素。「那幾年是我的成長期」,林吉祥說道,並表示他理解走上政治這條路就等同於「燒掉回頭橋」。

接受新的使命後,林吉祥便積極地為DAP四處奔波,確保政黨運作順利。正如前面所言,DAP延續了PAP在馬來西亞的訴求,持續為建立一個「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而奮鬥。林吉祥憑著之前在新聞界中受到的訓練能言善辯,同時又具有天生的魅力,不僅博得黨內的認同,也在選民中受到歡迎,將平等權利的概念宣傳大眾。DAP的創黨成員之一曾敏興曾表示:「林吉祥加入DAP時孜孜不懈且辦事效率極高,而且他還是一位優秀的演講員,以理服人說服民眾入黨」。

經過幾年的發展,DAP即將在選舉中驗收他們努力的成果,而林吉祥也準備迎來人生中第一個競選。但是,這場選舉卻改變了馬來西亞的民主化過程,同時也成為林吉祥一個重要的轉折點。

危機中的轉機,動盪不安的時代

1969年,DAP初登選舉戰場,並獲得了相當不錯的成績。事實上,當年的選舉中大部分在野黨都表現良好,使得執政聯盟失去了三分之二的絕對多數優勢。林吉祥也在DAP成功當選的議員名單之中,對於他和新政黨DAP是可喜可賀的事。但愉悅的氣氛很快就被暴力、恐懼和死傷所替代。

延伸閱讀:馬來西亞日 納吉演說引爭議

同年5月13日,限制馬來西亞民主進步的「513事件」發生了。族群之間原本就存有緊張關係,在選舉結果的催化下,惡化成暴力衝突事件,主要的出事地點就在首都吉隆坡。據官方統計至少有200人死亡,但其他國家的報告中死亡人數甚至高達600人,其中華裔居多。

513事件被認為是國族身分辯論下產生的結果,因此造成主張平等權利的反對黨,如DAP與其「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倡議,被視為是威脅國家安全與族群關係的政黨。政府宣布緊急狀態後,便下令逮捕反對黨領袖。此時的林吉祥早已身在沙巴。

「我已同意飛往亞庇,為獨立候選人站台,因為當時東馬的州政府選舉並沒有與全國大選同步進行,而是兩周以後」,林吉祥對訪問者解釋,「所以那些指責我在吉隆坡狂妄的行為引發了暴力衝突事件都是毫無證據支持的,因為當時我人在亞庇」。

事發以後,林吉祥被沙巴州政府驅逐出境。他便到新加坡與蒂凡納重逢,並觀望局勢發展。黨員與支持者因為擔心林吉祥會遭到逮捕,紛紛要求他不要回國。但他表示「怎麼可以在人民最需要我時選擇逃避他們?」搭上飛機抵達馬來西亞後,迎接他的正是警方。

林吉祥乘上警車,準備從機場前往市中心,途中他才見識到513事件所造成的破壞。「當時正實施宵禁,整片土地宛如荒野」,他冷靜地回憶道,「那時我心想:『如果他們帶我到某處處決我,一切將無人知曉』」。所幸警方並沒有這樣做,但他還是在未經審訊的情況下被關入牢房。他在沒有做錯任何事的情況下,被奪走了自由,飽受將近一年半的囚犯生活。

儘管如此,林吉祥的遭遇卻成為了他人生中的轉機。由於他只有中學教育程度,為了提升自己的學識,他便利用在監獄中的時間申請倫敦大學法律系,並且成功通過了第一次考試。但這還不是他在監獄中遇到的最大轉機。

DAP當時的秘書長,也就是黨內最高實權領袖為吳富源。513事件的爆發,吳富源理應與林吉祥一同被捕。吳富源不同於林吉祥,在得知政府下令要逮捕反對黨的領袖後,並沒有像林吉祥一樣勇敢毅然地回到虎穴中。相反的,吳富源被認為是躲在國外以避免受到迫害。如此一比,林吉祥的支持者瞬間增多,而吳富源也在黨員的壓力下決定辭去秘書長職位。氣勢高昂的林吉祥,就這樣在獄中被選為第三任秘書長,成為DAP最高領袖。

1970年10月1日,林吉祥重獲自由。這時的他已在各方面有所成長;論毅力,他用沒日沒夜的努力證明給黨員;論能力,他在公開辯論中脫穎而出,在選戰中贏得支持;論動力,莫須有的罪名讓他對追求一個公平公義的馬來西亞更加堅定不移。身為領袖的他便率領DAP一次又一次的攻克困境,最終成為最大在野黨。

一個時代的開始

林吉祥在黨內的崛起似乎應驗了「時勢造英雄」的說法。動盪不安的政局,使得這位願意冒著生命危險的人物,有魅力與能力聚集馬來西亞另一半人民抵抗不平等、不公義的事。這也是為什麼他的故事可以說是關於馬來西亞不常被談論的另一半故事。

1970年的林吉祥正式成為一名反對黨的最高領袖。然而,此時的他面臨的是內憂外患、四面楚歌的局面。本文講述了他非凡的政治起步。下文將繼續介紹他過人的政治操作,不僅確保DAP的生存,更是將其發展成最大的反對黨,為2018年的政黨輪替立下穩固的基礎。少了林吉祥與DAP,馬來西亞或許不屬於「馬來西亞人」了。

參考資料:

  • Lee Kuan Yew. 1965. The Battle for a Malaysian MalaysiaVol. 1-2. Ministry of Culture.
  • Thock Kiah Wah. 1999. “Opposition Leader’s Thirty Years". International Chinese News Weekly (May 17-23, 1999): 31
  • Thock Kiah Wah. 2003. “Lim Kit Siang: In the Vanguard of Political Opposition". In Malaysian Chinese History and Personalities: The Political Elites, ed. Ho Khai Leong. Centre for Malaysian Chinese Studies.
  • Documentary: 《马来西亚人的梦想》

專題評論為各篇作者觀點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場

 

作者為黃以樂

畢業於台大政治系,目前是政大東亞所學生。出生在肉骨茶發源地,馬來西亞巴生港,童年的回憶卻是在印尼和中國大陸。青春期回到祖國,並愛上這片土地。自此立志要獻身回報國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