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領袖] 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林吉祥50年治奮鬥(下)

作者:黃以樂


Indraf
林吉祥(左二)與安華(中)2013年合影(Photo credit:Firdaus Latif @Wiki Commons CC BY-SA 2.0)

第4任民主行動黨(DAP)秘書長郭金福,也就是林吉祥下一任期的秘書長,曾這樣描述林吉祥:「即使面對失敗、失望,甚至是黨內的背叛或人民的誹謗,他都毫無怨言。」安華則是這樣形容林吉祥:「他是公認的強勢領袖,但他也是一位很好的聆聽者」。

上文《「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林吉祥50年的政治奮鬥(上)》講述了林吉祥如何在面對政治迫害仍然無所畏懼,以至於他短時間內在DAP中崛起,成為一代領袖。但就如敘事學中最經典的公式:英雄旅程,林吉祥在接受徵招並跨過第一道門檻後,他的故事進入試煉與苦難的階段。本文將說明這位強勢的領袖,如何面對他政治生涯的低谷以及人生的黑暗時期。

在面對政治低潮階段的林吉祥,不僅需面對政治迫害的危機(如1987年的「茅草行動」),更要提防黨內出現分裂的情況。面臨內憂外患的林吉祥此時,展現出他另一個與生俱來的天分。馬來西亞政治學者祝家華指出,林吉祥因為面對迫害而毫無懼怕的性格,迅速取得黨內領導權,但在那被迫害後的歲月,林吉祥是因為他對政治局勢獨有的敏感度與解析能力,才鞏固他在支持者心中的地位。

70年代以後的政治局面,經常出現在野黨被納入執政黨聯盟的情況,又或者是反對黨黨員直接跳槽到執政黨的種種危機。DAP黨內就曾出現領導高層密謀投奔敵營,但都被林吉祥一一解決。祝家華更提到,林吉祥其實在黨內的領導有種威權的風格存在,但也正是因為他的政治操作,確保了DAP的存活。

在黨內,林吉祥可以透過較為強勢的手段轉危為安,但面對政黨所服務的人民,同樣的態度可能只會弄巧成拙。林吉祥在政黨內的政治操作,值得用一篇獨立的文章描述與分析;本文僅針對他在面對從外而來的種種打擊中,如何將身份從前線轉到幕後,為日後的改朝換代立下重要的基礎。

失敗、挫折、黑暗期

1987年10月27日,林吉祥與眾議員正在國會中開會。休會時,他被告知他兒子林冠英於當天早晨突然遭到逮捕。林吉祥迅速前往警局要求見林冠英,隨行的包括卡巴星(Karpal Singh)。卡巴星是DAP重要領袖,同時亦為林冠英的律師。兩人要求警官讓他們見林冠英後,被邀請到警局裡,結果兩人就這樣也在未經審訊的情況被逮捕了。

事實上,這場突如其來的逮捕被稱為「茅草行動」,據統計有119人在「內安法令」下被逮捕。該法令其實是政府於1969年用以逮捕林吉祥的法令,無須經過審訊就能將人無限期扣留。這一次被捕的人來自不同背景;有民間組織、非政府組織、宗教團體以及政黨等等。林吉祥再一次被冤枉囚禁,但這一次似乎比之前一次更為煎熬。

「接受盤問時,他們(警官)一如既往,施以心理戰術來使人崩潰」,林吉祥緩慢地解釋道,「他們告訴我冠英情況不妙,他已經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兒子入獄受苦,林吉祥感到更痛心。家人們,特別是林吉祥太太所要承受的打擊,更是比之前沉重,因為先生與兒子同時受牢獄之災。18個月後,林家最黑暗的時期終於結束。林吉祥父子倆成為最早入獄又最晚被釋放的人,兩人如同英雄般被眾支持者歡迎。林吉祥與DAP的氣勢再次因為一場政治迫害而提升。

DAP見風使舵,認為他們在接下來的選舉中有機會奪得檳州的政權。1990年,DAP與眾多在野黨形成「人民力量」(Gagasan Rakyat),馬來西亞兩黨制初次萌芽。雖然DAP確實在該選舉中取得優異的成績,但仍然以3席之差與檳州政權擦肩而過。林吉祥自己則是在這場選戰中打敗了檳州執政黨的統帥林蒼祐,使得黨內在這次選舉中雖敗猶榮。可惜好景不常,林吉祥的故事又開始墜入低潮。

90年代中後期或許是這位老先生記憶中最黑暗的時期。曾和他一起入獄的長子林冠英,在政壇中也學習他的模樣,四處揭發政府可疑黑箱作業或是為弱勢伸張正義。處處作聲的林冠英終於在1994年惹上麻煩。他為一位未成年少女的強姦案叫屈,指控當年馬六甲首長並沒有受到應得的法律制裁。但最後在1998年,他反被法庭以煽動罪判了18年監禁。「我覺得他(林吉祥)認為冠英坐牢,自己有責」,林吉祥的幼子林冠駿說道,「他沒對我們說什麼,但我們都能感受到他的煎熬」。

此時的林吉祥不僅得承受骨肉遭迫害的心痛,更為DAP在選舉中的表現憂心忡忡。1995年,DAP想再次挑戰檳州,然而全國政治風向已改變。DAP的領導層,包括林吉祥在內都沒有注意到這個變化,並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在該屆選舉中DAP遭到慘敗,國會中只有9名DAP議員,情況之惡劣堪比馬來西亞華人公會(MCA)在2013年全國大選的慘狀(僅得7席)。若沒有及時反應,說不定DAP也會像MCA在今年的全國大選中幾乎全軍覆沒。

然而1999年的政局出現新的變化。事實上,林冠英被囚禁同年,安華也遭到政治迫害被判入獄。安華在還未入獄前其實是副首相,但因為與當年首相馬哈地起了爭議而被革職。隨後,他便組織了「烈火末熄」的抗議活動,同時成立人民公正黨(PKR)。DAP、PKR與其他反對黨便組成了「替代陣線」,企圖齊心對抗國陣。

果不其然,替代陣線在1999年的選舉中取得一鳴驚人的成績,得票率高達47%。這一年的選舉對馬來西亞而言,貌似是朝向兩黨制前進一大步。對於反對陣營如此的成就,想必林吉祥應是滿心歡喜,但也正是反對陣營優異的表現與他的遭遇形成鮮明的對比,讓他身邊親近的人們認為這是他人生最煎熬的時刻。

「誰會想到林吉祥敗選?」卡巴星深呼一口氣說,「曾在1990年擊敗檳州首長的人,竟在1999年丟掉國會議席」。自1969年以來從未在國會議席選舉中敗選的林吉祥,出乎意料地在1999年落選。事實上,1999年全國大選中,替代陣線驚人的成績並不是因為DAP在選舉中的表現。DAP僅獲得比1995年大選多一個國會議席。國會主要的在野陣營因此變成由伊斯蘭教黨(PAS)所組成,DAP當時能不能生存令人擔憂。

林吉祥的政治生涯原本就不是一帆風順的路,但80年代至90年代時期無疑是他人生谷底。除了自己又要被關入牢獄,見到兒子兩次入獄,最後在選舉中也不如意,失去民眾的支持。世紀末的大選成績更是造成DAP黨內開始出現要求他下台的聲音,可謂雪上加霜。最終,他決定辭去秘書長職位;長達30年的領導在各種挫敗與傷痛中結束。

「英雄旅程」的最後階段

許多政治人物在面對如此巨大的失敗後或許就會放棄,但與此同時,許多偉大人物正是在這階段凸顯出他們之所以會名留千古的原因。「我想那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時期」,卡巴星激動地說道,「但他依然坦然面對」。

儘管辭去了DAP祕書長的職分,林吉祥並沒有就此停止黨務工作。相反的,他再次展現出那令人印象深刻的毅力。他確實放下DAP最高領導的權力以示負責,將秘書長位置讓給下一代領袖。不過他過人的政治敏感度以及長年累積的經驗,使得他在黨內依然是影響力數一數二的人物。對1999年的失敗,林吉祥銘記在心並且正面對付這些困難。

此時,林吉祥依然努力不懈地跑遍全國。某些DAP資深黨員甚至說他在這階段反而更努力,為下一屆的選舉做充足的準備。「其中一個1999年慘敗的地方就是霹靂州(Perak)」,林吉祥在其紀錄片中說道,「那也是我2004年競選的地方」。2004年的全國大選,林吉祥到怡保東區競選,為的是帶動DAP在霹靂州的攻勢。

大馬進入新世紀的第一個全國大選,長年執政的國陣幾乎大獲全勝,贏得219國會議席中的198席。原本富有改朝換代希望的替代陣線,聯盟下的PAS從20席輸至7席,而PKR從5席變成1席。那年的選舉之所以會出現如此狀況,主要原因是馬哈迪突然引退,讓巴達威上位;國陣領袖的變化使得選民對該聯盟重拾信心,而與此同時,美國「911事件」發生後,PAS仍積極推動其「伊斯蘭教國」的主張,造成許多選票回流到國陣。

但在這背景下,林吉祥與DAP並沒有像替代陣線中的其他成員那樣陣亡。DAP早在2001年就離開了替代陣線,以免被選民視為認同PAS的主張。慘吞敗戰的林吉祥為此屆選舉做足準備,將選戰前線轉移到檳州的鄰居,霹靂州。雖然他身分已不是DAP最高領袖,但實質上還是由他率領DAP攻下12個國會議席,再次成為國會中最大在野黨。林吉祥以超過1萬多票的佳績再次成為國會議員,同時他也以在野黨領袖的身分,回歸到他熟悉的戰場,繼續為他的理想努力。宏觀而言,2004年的在野陣線的表現確實是差強人意,但仔細看林吉祥與DAP的路程,這一屆選舉可以說是他們新階段的開始:邁向成為執政黨的階段。

故事還未結束

接下來的故事,可以說是較為近年的事。從2008年的選舉到2018年的選舉,DAP從步步逼近「布城」到終於成為執政黨,林吉祥功不可沒。在目前執政聯盟中,林吉祥可以說是少數從馬來西亞誕生到第一次政黨輪替都仍投入在政壇中的人物。若要說他是「看著馬來西亞長大的」也並不違和,而他由始至今還是為了馬來西亞在奮鬥。

但當他被問到對509變天有甚麼特別的感想時,他只是簡單地回答:「的確沒有」。他為何會這樣回答?DAP終於成為執政黨這回事,想必對他而言還是一件意義非凡的時刻,只不過他心中真正的目標或許並不是率領DAP達到執政的階段那麼簡單。

2008年,DAP成功拿下檳州,由他兒子林冠英成為DAP歷史上第一位州首長。與此同時,希盟的前身:人民聯盟(Pakatan Rakyat)也開始指向一個更成熟的政黨聯盟,大馬兩線制逐漸成形。2013年,人民聯盟首次獲得超過一半的總票數,但在國會議席仍無法超越國陣,距離改朝換代只差幾步。2018年,在野聯盟經歷崩解、重組和新血的注入後,終於在5月9日寫下歷史。說到這裡,「英雄旅程」公式中的最後一部份看似完成;主人翁與團隊終於打倒對手,實現目標,開心的結局。但故事還未結束,因為故事原本就不是關於林吉祥。

這是一個關於馬來西亞人的故事;林吉祥只不過是用以訴說這個故事的切入點。大馬的現實就是超過一半的人也如林吉祥一樣,希望能擁有一個「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但只有少數人像林吉祥一樣在前線、幕後,獻上一生來為這個理想奮鬥。如今希盟雖然成功地打倒了主張「馬來人的馬來西亞」的國陣(更具體而言,應是成員黨:巫統),但大馬與「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之間,仍還有好長一段距離。

希盟成為新政,不必然代表所有困難終將獲得解答。以「承認統考」為例,大馬意識形態的分界線馬上就被凸顯;實現「平等對待所有族群」的治國原則,還需要時間。希盟內部也並不是和樂融融。這個剛成立的聯盟還有許多議題還未達成共識。難怪林吉祥會回答說:「最擔心是接下來要走的路」。長達50年的政治奮鬥,不只是林吉祥一個人的故事。但林吉祥無可否認的,是大馬朝向「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前進的主要推手之一。


參考資料:

  • Thock Kiah Wah. 1999. “Opposition Leader’s Thirty Years". International Chinese News Weekly (May 17-23, 1999): 31
  • Thock Kiah Wah. 2003. “Lim Kit Siang: In the Vanguard of Political Opposition". In Malaysian Chinese History and Personalities: The Political Elites, ed. Ho Khai Leong. Centre for Malaysian Chinese Studies.
  • Documentary: 《马来西亚人的梦想》

作者為黃以樂

畢業於台大政治系,目前是政大東亞所學生。出生在肉骨茶發源地,馬來西亞巴生港,童年的回憶卻是在印尼和中國大陸。青春期回到祖國,並愛上這片土地。自此立志要獻身回報國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