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商情] 承認獨中統考文憑?希盟實現承諾進退兩難

作者:黃以樂


3003626242_a03ba24f2d_o
馬來西亞大學考試示意圖(Photo Credit: Mahani Mohamad  @flickr BY CC 2.0)

2018年3月8日,希盟向大馬公布了長達200頁的選舉宣言:《希望之書》。在宣言中,希盟大膽地列出60項承諾,向人民宣示將在取得政權以後完成。其中,承認獨立中學(獨中)統考文憑之承諾,是希盟宣言中較為引人注目的一項。相比國陣的選舉宣言,僅會「考慮」承認該文憑,希盟看似更有決心實現政見。

【延伸閱讀:大馬選戰衝刺:希望聯盟公布選舉宣言《希望之書》】

如今,希盟出乎意料地在大選中擊敗長年執政的國陣,已成為大馬新政府。然而,取得政權只是第一步。希盟的選舉宣言自然成為眾選民用以評量他們的表現最重要的指標之一,但兌現承諾的難度並不輸於在大選中取得勝利。

今年7月21日,大約200名大學生參與了由非政府組織Gabungan Mahasiswa Islam SeMalaysia(簡稱:「GAMIS」;中翻:「馬來西亞回教學生組織」)主辦的抗議活動,反對希盟政府承認獨中統考文憑。事實上,反對獨中統考文憑被承認的聲勢不限於這個團體。獨中統考文憑是否能受到國家承認,長期受到爭議。

承認獨中統考文憑的「最後一哩路」?

在馬來西亞成立以前(1963年),半島馬來亞其實名為「馬來亞聯合邦」(Federation of Malaya),而那個時候,政府為了統一國家語言,在聯邦立法議會通過了1961年教育法令。自此,馬來亞中學被分為接受改制的「全津貼中學」(國立中學)以及不接受改制且不予獲得津貼的「獨立中學」。

自此,許多以母語作為教學媒介語的學校,為了生存而接受改制,將學校教學媒介語改為馬來文。但是,以中文為教學媒介語的中學持續獲得民間贊助,得以繼續生存。因此大部分存留的「獨立中學」,或稱「獨中」,就等同於中文為教學媒介語的中學,主要學生為華人。

【延伸閱讀:醫科畢業生重返高中考試?馬來西亞教育制度的困境】

這種獨立於政府體制外的中學,經過多年發展,已設立一個統一機構管理所有獨中的運作。與此同時,該機構也為初級中學(台灣國中等級)與高級中學(台灣高中等級)設立了「統一考試」,或稱「統考」。所謂承認獨中的統考文憑就是指這些考試,特別是高中統考的部分。

事實上,到台灣留學的大馬學生,大部分就是憑著高中統考的成績申請大學。統考文憑也受到許多國家的認可,獨中升學選擇多樣並不輸於大馬政府設立的中學。統考文憑最大的限制,就是無法用以申請大馬的國立大學。政府聘用公務員也不接受只有統考文憑的申請人。

當希盟成立新政以後,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於7月8日表示她會盡她所能,在年底以前讓政府承認統考文憑。其實在希盟宣言中,承認統考文憑的承諾被該聯盟列為「成立政府100日內實現」的承諾。但以目前政治局勢來看,統考文憑的命運可謂凶多吉少。

張念群指出承認統考文憑一事其實無須國會通過才能成功,但設立適合的機制以承認該文憑,確實須通過國會認可才行。這是因為統考雖然有馬來文與英文的考試,但其他科目皆以中文為媒介語進行考試。大馬國立大學主要以馬來文授課,而且公務員也必須掌握流利的馬來文。希盟在選舉宣言中提及統考的部分,其實也包括一項條件:需要同時通過政府設立的「馬來西亞教育文憑考試」(SPM)中「馬來文」一科考試,並至少考獲「良好」等級(C以上)。

教育部部長馬智禮(Maszlee Malik)則表示該部門會分析整體狀況,收集各個利益相關者的意見後才計畫如何承認統考文憑。「這是為了不要在承認統考文憑以後做出不必要的修改」,馬智禮解釋道,「利益相關者包括教育家以及擁護國文(馬來文)的人士,都希望國家能和平共處,所以我們希望承認統考文憑的同時,無需犧牲任何一方主張。」

巫裔地位,國家團結

一張檢定考試的文憑為何能在大馬引起如此劇烈的爭議?這與馬來亞、馬來西亞建國過程中最核心的辯論有關:「馬來至高」(Malay Supremacy)或「平權多元」的國族認同。換言之,「馬來西亞人」應否以「巫裔」的身分作為建構國族認同的主體?這辯論當中也牽涉到巫裔認為這個族群應被視為這塊土地的原住民,因此政治權力也應當比其他族群大。大馬前任外交大使Dennis Ignatius針對此事總結說:「承認統考文憑一事根本與國家團結無關,而是巫裔至高無上的地位。」

簡而言之,主張「馬來至高」的人士認為承認統考文憑將會影響到馬來文作為國文的地位,因為統考文憑使用中文作為媒介語。同時,他們也認為政府若是無法統一教育制度、強化馬來文作為國文的地位,國家團結將受到威脅。值得一提的是,獨中僅占全國中學學校的2.5%。

到底承認一張考試文憑是否會造成國家分裂、族群之間發生衝突,解答也許需要在希盟正式承認該文憑才揭曉。但在整個事件的發展過程中,明顯可觀察到大馬依然受到建國時期的問題所纏擾。對於希盟而言,這個新政到底能否在兌現承諾的危機中,尋找國家團結的轉機,才是至關重要的事。


參考資料:

  • Deputy minister pledges official recognition for UEC by year-end(Malay Mail
  • Maszlee: Holistic solution for UEC recognition needed to avoid U-turns on any decision(The Star Online
  • UEC needs thorough study, says Maszlee(Free Malaysia Today

作者為黃以樂

畢業於台大政治系,目前是政大東亞所學生。出生在肉骨茶發源地,馬來西亞巴生港,童年的回憶卻是在印尼和中國大陸。青春期回到祖國,並愛上這片土地。自此立志要獻身回報國家。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