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商情] 行政干預選舉?希盟未戰先敗6席

外電整理:黃以樂


P1080514


2018年4月28日早晨,馬來西亞全國222提名中心外圍人潮洶湧。大批政黨支持者聚集在提名中心外圍;有人高聲歌唱,有人齊喊口號,現場氣氛熱鬧非凡。如此盛況不足為奇,畢竟這是第14屆全國大選的提名日,而本屆選舉又被各界譽為「Mother of all elections」(選舉之母)。各選區的候選人名單在當日得以確認,可謂選戰正式的起跑點。

對於各政黨候選人,該起跑點基本上僅為象徵性意義而已,因為各政黨早在提名日之前就安排好各選區的候選人,競選活動早已如火如荼地進行著。換言之,提名程序應不成問題。不過,最有可能改變大馬政局的反對黨聯盟:希望聯盟(Pakatan Harapan;簡稱:「希盟」),提名日開始卻發生多起被選舉委員會拒絕提名的案例。

歷史將記住的大選

長年執政的政黨聯盟: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簡稱:「國陣」)從未在國會中失去簡單多數。儘管在過去有幾股反對勢力崛起,甚至在國陣內部出現分裂狀態,國陣都成功克服種種挑戰。但自從2008年,國陣的執政地位開始動搖。

自1969年來,國陣皆掌握國會的絕對多數(3分之2),也就是修改憲法所需要的票數。2008年,第12屆全國選舉,國陣在222國會議席中只贏了140席,未得絕對多數。造成國陣痛失優勢的反對勢力,事實上是希盟的前身:人民聯盟(Pakatan Rakyat;簡稱:「民聯」)。民聯接著在2013年的大選中贏得更多國會議席,甚至成為大馬歷史上首個在全國總票數上擊敗國陣的反對勢力。

儘管取得如此佳績,民聯不幸還是在內憂外患的情況下崩解。但政治立場相近的民主行動黨(Democratic Action Party;簡稱:「行動黨」)以及人民公政黨(Peoples Justice Party;簡稱:「公正黨」)依然保持合作關係,並且與馬哈迪成立的土著團結黨(Malaysian United Indigenous Party;簡稱:「土團黨」)形成聯盟,成為今天的希盟。

國陣在2013年雖未失執政地位,但其競選結果是該聯盟形成以來最糟糕的一次。首相納吉接著又陷入1MDB醜聞弊案,加上產品服務稅(GST)的介紹,似乎只有火上加油的效果,國陣要挽回已失去的民心顯得難上加難。另一方面,破碎的反對勢力成功地重組,並且還獲得許多脫離國陣的重量級人物加入新聯盟。民聯過去在「華人海嘯」的幫助下在總票數取勝。如今希盟欲藉著馬哈迪的號召力激起「馬來海嘯」,改朝換代。

希盟先嘗敗 痛失挑戰1全國5州議席機會

朝野雙方的競爭舞台已設;各界早已預測第14屆大選將會是場戰火紛飛的選戰,而提名日正是最好的證明。但在真正的選舉還未到以前,希盟陣營已有人選被選舉委員會拒於門外。4月28日,有6位來自希盟的候選人,未能順利接受提名。希盟因此未戰先失去挑戰1個國會議席和5個州議席。

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是6位止步於提名日的其中一名議員。蔡添強原本計畫競選的選區是他連續兩屆選舉都勝出的國會議席選區:峇都(Batu)。他的提名遭到馬來西亞選舉委員會(EC拒絕,原因是蔡添強於3月份被法院罰款馬幣2000令吉(大約新台幣15,120元)。大馬聯邦憲法第48條規定任何民選代表若被法院判處12月監禁或不低於馬幣2000令吉的罰款,則失去議員資格。

蔡添強於2014年以強烈言論攻擊了一名警官,因此被判罰款馬幣3,000令吉。經過上訴以後,高等法院於3月份減輕罰款至馬幣2,000令吉,讓蔡添強可以參與本屆選舉。不料在提名日,EC以該罰款為由拒絕接受蔡添強的提名申請。

事實上,蔡添強在2010年也因為攻擊警官而被判罰款馬幣2,000令吉,但他依然順利地在2013年競選並成功地續任。蔡添強的律師指出,參選資格只有在罰款超過馬幣2000令吉才會被取消,因為眾多大馬法律權威早已確認此事,包括1993年最高法院的案例。該律師也指控EC的做法與憲法背道而馳,違反法律。

在選戰熱點,柔佛州也出現希盟候選人的提名遭到EC拒絕的事件。希盟在武吉巴西(Bukit Pasir)的州議員候選人:Pizi Jihat,因破產緣故遭EC拒絕接受其提名。土團黨主席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手裡拿著證據,向記者表示Pizi的破產事宜早在提名之前就解決。但EC表示最新的文件指出Pizi是處在破產狀態。位於北部亦有另外兩位人選因為破產緣故,而遭到EC拒絕接受提名的希盟候選人;其中一位遭拒時不知道自己是處於破產狀態,而另一位則拒絕受訪。

吉蘭丹州一名希盟的州議席候選人,遭EC拒絕接受其提名,因為他的身分證上的地址並非在吉蘭丹境內。EC拒絕該提名的舉動符合法律要求,但在彭亨州另有一名來自國陣的候選人被懷疑其身分證上的地址也沒有在彭亨境內,而EC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最後在森美蘭州,希盟首次參選的候選人Dr Streram Sinnasamy也遭到EC拒絕接受提名,甚至連提名中心都無法進入。Dr Streram因錯過在提名日之前向EC取得進入提名中心的許可證,在提名中心外遭警方攔阻,最後錯過提名時間。

事實上,Dr Streram在4月27日曾前往EC辦事處詢問許可證事宜。他說EC辦事處人員告訴他可以在提名日當天到提名中心取得許可證。但在4月28日,大約早上8點,Dr Streram抵達提名中心時卻遭到攔阻。到了9點半,警方依然不允許Dr Streram進入中心,因為EC人員沒有下達任何指示。大約10分鐘後,EC派出兩名官員出來向Dr Streram說明他們將會協助他解決此事。但EC官員回到中心後就再也沒出現,而提名時間到10點就正式結束了。

Dr Streram被攔阻的事件在社交媒體上引起劇烈的討論。許多人批判EC處事方式不一至,因為在另一個選區也同樣出現沒有許可證的候選人最後被允許進入提名中心

EC無獨立性或希盟無執行力?

希盟對國陣所造成的威脅,無可否認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國陣無疑會使出全力,保住政權。EC自從選區劃分事件以來就遭各界懷疑其獨立性是否受損,因為選區劃分極為不公,同時又對國陣有利。提名日遭拒的候選人皆來自希盟,更是加深各界對EC獨立性受影響的質疑。

另一方面,國陣認為喪失參選資格的希盟候選人反映出他們能力之不足。以希盟的資源與人力,某些候選人被拒絕的事件應該是可以避免的,特別是那些因破產緣故遭到拒絕的候選人。

所幸的是,希盟失去的議席中只有1個是國會議席,另外5個是州議席。222個國會議席中,任何一方勢力需要取得112席才能「進入布城」(步城為馬來西亞行政首都);希盟還剩下221席可以競選。大馬政治發展至今實力最被看好的反對黨勢力,雖然輸了一場戰役,但選戰最後鹿死誰手,仍待依據後續發展觀察判斷。


參考資料:

  • Several Harapan candidates fall even before starting GE14 battle(Malaysiakini
  • Caretaker Negeri MB Mohamad Hasan wins Rantau unopposed(Malaysiakini
  • Malaysia election: Opposition PKR’s Tian Chua disqualified on Nomination Day(Channel News Asia

作者為黃以樂

畢業於台大政治系,目前是政大東亞所學生。出生在肉骨茶發源地,馬來西亞巴生港,童年的回憶卻是在印尼和中國大陸。青春期回到祖國,並愛上這片土地。自此立志要獻身回報國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