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商情] 泰國:軍政府、森林保護區與居民

資料整理:黃嬿庭


1280px-thai_rain_forest
Photo credit: Wikipedia Creative Commons

泰國猜也奔(Chaiyaphum)地方法院在今年7月27日,根據國家森林保護法判定土地運動人士蘇帕(Suphap Khamlae)因「侵占森林地」,處六個月的有期徒刑,同時她的丈夫典(Den Khamlae)也因開庭缺席而被發出逮捕令。

蘇帕和典居住在泰國東北地區(又稱伊閃,Isan)的長丘森林(โคกยาว,Khok Yao)中,兩人以採集香菇維生。伊閃廣大的森林地在1970年代是泰國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of Thailand,CPT)活動與藏匿的範圍,典也是在年輕時因加入共產黨活動而來到長丘定居。

長丘森林的居民在森林保護計畫中面臨迫遷危機,兩人開始投入土地正義運動,爭取當地社群對土地的合法使用權。典同時也是伊閃土地改革陣線(Essan Land Reform Network,ELRN)的成員,活躍於在泰國東北地區的土地正義活動中。

蘇帕最後一次見到典是在2016年的4月16日,她和村民在森林中發現典遺落的隨身物品,但在周遭不但沒有找到典,也找不到有任何意外發生的線索。警察告訴蘇帕,這不是警方的業務範圍,要她向皇家森林局(Royal Forest Department)通報,但皇家森林局卻表示,該單位只負責野生動物保護工作。

2017年3月在森林中發現了疑似是典的遺骨,但至今仍無法確認典的去向。前線人權捍衛者(Front Line Defenders)聲援典的頁面,依然掛著大大的「失蹤」(disappeared)字樣。

國家森林保護區與居民土地權的問題在泰國存在已久,早在2011年民主黨政府執政時期,蘇帕夫婦和當地居民就曾因「非法在森林保護區活動」遭到逮捕。

而在帕拉育政變後,其領導的軍人執政集團國家和平暨秩序維護委員會(NCPO)又在2014年6月發布第64號命令,表示要進行一項「根除濫墾與侵占森林情形」,讓泰國的森林覆蓋率在10年內回到40%的「偉大計畫」。少了民主制度所賦予的集會環境和協商、溝通的空間,軍政府將土地權與居住權不斷為國家所侵蝕的森林住民,再一步推向絕境。

儘管軍政府又在第66號命令中明訂,這項去占地政策是針對濫用森林資源的投資者所採取的行動,但像蘇帕和典這樣的情況並不是特例,自軍政府執政以來,貧窮的森林居民被迫遷移居地,以及土地運動者遭到起訴、逮捕的案例,不只是在伊閃,在全國各地都層出不窮。

自2014年起,光是在伊閃就已有超過100個因「侵占森林」被起訴的案例。今年10月在東北的烏汶府(Ubon Ratchathani),也發生當地居民被以「非法居住在森林保護區」的罪名被罰款,依然拒絕遷出的事件。

其中像蘇帕這樣為土地正義而抗爭的女性,在泰國又更加弱勢。聯合國消除一切對婦女歧視公約(CEDAW)委員會,便在此判決後對泰國女性維權者的處境提出關切,它們指出,這些女性所從事的活動類型,及其女性身分,使她們面臨更多來自公權力和大企業的訴訟、騷擾及暴力。


資料來源

作者為Ting Huang

愛水、愛陽光、愛吃辣,政大外交系念一念就不小心跳進了學泰文的大坑,現於泰國朱拉隆功大學就讀東南亞研究碩士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