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商情] 大馬2018年財政預算案:朝野雙方的競選戰場

外電整理:黃以樂


18794580599_886af68edf_o
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日出(Photo Credit:Jorge Láscar@ Flickr CC BY 2.0)

馬來西亞國會每年召開3次會議,2017年第一次會議落在3月與4月之間,第二次是8月,第三次則在10月。三個會期中通常較受大眾關注的是第三次會議:此會議為期最長(大概25天),討論及處理的事務繁多,但至關重要的是新年度財政預算案會在此會議中被公諸於世。

首相納吉同時亦為財政部長,於上周五(10月27日)在國會第三次會議中,公布大馬2018年度財政預算案,其中包括將近馬幣2,800億令吉(大約新台幣19,947億元)的支出計畫。面對即將來臨的全國大選,此預算案難免會被各界視為納吉競選「工具」之一。若觀察在野黨勢力的對應措施,希望聯盟(Pakatan Harapan,簡稱「希盟」)也提出了一個「2018年替代預算案」,顯示預算案在雙方競選戰場上具有極度重要的地位。

財政預算案可謂朝野雙方為大馬未來發展所制訂的藍圖,必然受人民高度關切,同時也為勝選關鍵之一。納吉在國會中形容執政聯盟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簡稱「國陣」)所提出的財政預算案史無前例,登峰造極,並指出這是大馬歷年來最具包容性的預算案,志在於造福所有人民。希盟則是以削減政府花費與廢除消費稅(Goods and Service Tax,簡稱「GST」)作為「替代預算案」的主要重點。雙方各抒其見,但究竟何方能贏得民心?

「國陣版」預算案:以民為本

普華永道(Pricewaterhouse Cooper,簡稱「PwC」)是一家知名的國際審計服務公司。此公司大馬分部指出「國陣版」預算案主要針對整體經濟中的細節做調整,以解決生活費過高的問題,並邁向高收入國發展。

大馬PwC稅務負責人Jagdev Singh指出,此預算案中的許多措施特別針對低收入群(B40)、中收入群(M40)、公務員,以及職場中的女性群體而設計。對於企業而言並沒有太大差別,因為預算案並沒有調整企業稅和原本存在的激勵措施。

Jagdev認為此預算案將使得大部分納稅人受益,因為個人所得稅將被削減到接近馬幣1000令吉(大約新台幣7120元)。另外,針對企業部分,他認為國陣為了減低預算赤字,自然不會調整企業稅。他也表示預算案缺乏針對提高生產量與吸引科技研發投資的措施。

除了個人所得稅的調整,預算案也提到自2018年開始,將會有4個高速公路收費站被消除,而其中最多使用者的「聯邦大道」(Federal Highway),計劃於2018年1月起成為免費的高速公路。

至於消費稅(GST)部分,自從該稅制實施後,就引起大馬人民強烈反應。希盟將人民的不滿情緒,轉變成競選的主要主張之一:消除GST。而國陣在這次預算案中必須針對此狀況作出回應,因此消除了部分商品與服務的GST。

Malaysiakini為預算案整合了一個相當簡潔明了的重點介紹,其中除了本文針對預算案影響個人的部分做了更仔細的說明之外,還包括了其他措施以及過去預算案的比較。

「希盟版」預算案:進步、救國

事實上,國會中並不會討論反對黨所提出的預算案,但希盟(過去是「人民聯盟」;Pakatan Rakyat)近年來都會制訂另一版本的預算案,主要是希望向人民展現其治國能力。這一次也不例外。

希盟國會議員黃基全(Wong Chen)指出,「希盟版」預算案不受民粹影響,是一個為大馬轉變成高收入國家的發展方案。此預算案主要透過提高民眾購買能力,以推動大馬的經濟發展。若希盟當選為執政黨,最低薪資將會被調整到馬幣1,500令吉(大約新台幣10,690元)。這對於企業而言是一個新挑戰,但希盟在預算案中表示為了幫助企業應付薪資的調漲,企業稅將被降低。

黃基全表示此預算案主要目標是創造一個新的循環,即人民收入提高之後,將因此更有能力消費,使得企業利潤提高。希盟除了希望透過最低薪資的調整來提升人民購買能力,此預算案也將消除GST以降低商品與服務的價格。

GST的消除是此預算案最受質疑的一項措施,因為這將會大幅度減少政府收入而增加預算赤字。對於這些質疑,黃基全指出希盟計算GST的消除,意味著馬幣255億令吉(大約新台幣1,815億元)將回歸到市場中,而希盟希望透過這項措施刺激經濟活動以提升政府其他稅收。另外,針對解決預算赤字的部分,希盟提的解決方案,就是大幅度減少首相署的支出預算,並且打擊貪污以減少政府不必要的資金流失。

希盟提出的預算案中,另一受矚目的是針對廢除高速公路收費站的政策。國陣只計畫廢除4個收費站,而希盟將廢除所有主要大道的收費站。除此之外,希盟也計畫提供免費大學教育,實現免學費的國立大學體制。希盟的政策看似惠民,但是否對國家發展有利,國陣則不這麼認為。

國陣希盟,臨軍對壘

國陣稱「希盟版」預算案是一個「不負責任」、「不切實際」且「不能維持」的預算案。國陣國會議員Abdul Rahman Dahlan批評希盟提出的預算案只有廢除GST、收費站並提供免費大學教育的計畫,但希盟沒有提出任何創造就業機會和加強經濟的實質計畫。

Abdul Rahman以兩個希盟執政的州屬(雪蘭莪州檳州)為例,指出希盟在支出方面的表現不佳。他表示雪蘭莪州與檳州在希盟的執政下,政府的運作費用(OPEX)持續增加。

另外,馬來西亞華人公會(MCA)副主席魏家祥批評希盟的預算案只是老調重彈,並無新意;許多希盟提出的政策,國陣早已執行。

希盟對「國陣版」預算案當然也有不少批判,其中包括前首相馬哈迪的批評。他認為納吉提出的預算案用意在於轉移人民對1MDB風波的注意力。國陣制訂的預算案經常被反對黨勢力批評為「派糖果」手段。馬哈迪表示:「納吉認為金錢就是王道,因為他認為金錢可以使人民忘記他們對納吉與1MDB的不滿。」

馬哈迪指出「國陣版」預算案的政策幾乎都是為了競選而制訂,政府可能沒有足夠的經費應付龐大的支出。事實上,大馬預算案過去兩年的支出是縮減的狀態,但2018年預算案的支出卻增加了6.6%,以馬幣2800億令吉成為大馬史上「最昂貴」的預算案。

總結:誰贏民心?

 

22792566_1450718458376943_1673805120378206116_o
資料來源:The Malaysian Insight

 

從比較圖來看,希盟與國陣最大差異在於GST,高速公路收費站,最低薪資以及大學教育。希盟的政策也許被質疑為不切實際的治國方法,但希盟缺乏許多國陣掌握的國家工具或資訊,需要依賴估計預算來制訂政策。不過,總的來說希盟提出的是一種治國原則,而此原則某種程度上類似「小政府主義」(Small Government)。黃基全稱「希盟版」預算案志在於讓大馬「自我修復」,利用市場自我調整的能力推動經濟發展。

另一方面,納吉提出的預算案雖然在支出方面破紀錄,但赤字並沒有增加。相反的,「國陣版」預算案的赤字會比去年少0.2%,因為在石油價格的恢復後,國陣將可以透過石油利潤的增加以降低赤字。簡而言之,在大馬前景看好的情況下,希盟要在經濟方面對戰國陣,得花更多心力論述來說服選民支持。


參考資料:

作者為黃以樂

畢業於台大政治系,目前是政大東亞所學生。出生在肉骨茶發源地,馬來西亞巴生港,童年的回憶卻是在印尼和中國大陸。青春期回到祖國,並愛上這片土地。自此立志要獻身回報國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