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評論] 恐懼王權:拉瑪十世的擴權

作者:Tidus Lin


23955858236_97a20a8850_h
泰王哇集拉隆功(Photo Credit:Jom Thai@Flickr CC BY 2.0))

自2016年12月1日,瑪哈·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繼位為卻克里王朝(Chakri Dynasty)的第十代國王拉瑪十世(Rama X)以來,其企圖擴充王權的動作頻頻,以至於《紐約時報》甚至以「國王的政變」來稱呼哇集拉隆功一系列的行為。

除了他以「與人民共同哀悼」為由拒絕在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駕崩後馬上繼位外,同時也介入2016年8月為公民投票通過的憲法草案、剷除異己、晉用親信、奪回王室資產局(Crown Property Bureau)的控制權,並透過泰國刑法中既有的「冒犯君主罪」(lèse majesté)強化輿論控制。牛津大學萬靈學院研究員Claudio Sopranzetti及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副教授帕文Pavin Chachavalpongpun對此撰文,稱之為一種「恐怖統治」。

本文從人事任用與清算、介入憲法草案,以及掌握王室資產局三個方面,來分析哇集拉隆功的「新政」。

儲妃也難以倖免的清算

自哇集拉隆功登基以來,以包括行為不檢、濫權獲私利、危害國家安全、揭露先王健康狀況等各種理由,逼退40多名皇室官員,並大量在軍方、警方與皇室當中晉用自己的親信。其中又以瓦乍羅達亞(Vajarodaya)家族以及副警察總長尊蓬(Jumpol Manmai)的清算最為重要。

瓦乍羅達亞是蒲美蓬時代,王室中最顯赫家族之一,該家族元老與蒲美蓬是兒時朋友。在哇集拉隆功上任之後,其家族五名成員皆被褫奪宮中權力與頭銜。其中一名家族成員Disthorn遭褫奪權力後,在53歲之齡被強制再次接受軍訓,現在擔任服侍王室賓客的餐飲傭人。

副警察總長兼皇家內務府主管安全及特別事務的尊蓬,在2009年爭取警察總長提名時,曾獲得哇集拉隆功的支持。但是在失寵於哇集拉隆功後,他被指控侵占土地的「極度邪惡罪行」,出庭時已像其他失去哇集拉隆功寵信的人一樣被剃光頭。

哇集拉隆功前任妻子西拉米(Srirasmi)在2014年離婚後,也受到類似的對待。不僅她被指控外遇,也被軟禁在叻丕府(Rachaburi)住處,被迫削髮為尼,也不得與其子提幫功(Dipangkorn)王子見面。此外,西拉米的家人也分別以不同罪名被囚禁,如西拉米的叔叔泰國中央調查局領導人Pongpat Chayaphan,就被控違反森林法與洗錢等罪名。

從王儲時代起,哇集拉隆功便有一小隊負責協助其清除異己的人員,同時在其別宮中也有一間監獄,監獄內還設有焚化爐。據說前陸軍少將Phisitsak Seniwong na Ayutthaya便死在此監獄當中。另外還有一些異己「被墬樓」、「被自殺」等傳聞。

延續任用與哇集拉隆功曾有異議且高齡96歲的炳‧廷素拉暖(Prem Tinsulanond)擔任樞密院長,除了可以運用他在軍界與政界廣大的人脈之外,亦可藉此確保軍方對皇室的效忠。但同時,哇集拉隆功也任命了六名親信擔任樞密院委員,藉此控制與確保樞密院之所作所為不會偏離其意。

介入憲法擴張王權

2016年8月,在民主派與在野黨的抗議中,公民投票通過了軍政府主導的憲法草案,但是在請哇集拉隆功批准時,遭到否決。當時否決的原因並不明,只有根據總理帕若育(Prayuth Chan-o-cha)的說法,國王對其權力的行使有些看法。不過在2017年4月,哇集拉隆功正式批准該憲法後,外界才得以瞭解國王是對什麼「權力」有意見。

首先,根據既有的泰國憲法規定,當國王不在國內時,由樞密院院長以攝政王身分代理國王職務,但是哇集拉隆功要求將其修改,國王可以直接在國外執行其職務,廢除既有的攝政王制度。這將允許經常居住於慕尼黑的哇集拉隆功,得以在其不在國內時仍遙控皇室與政局,確保權力不會被稀釋掉。

其次,為了杜絕絕對王權,原本國王在發布王室命令時,必須要有內閣的副署才得以公布施行,哇集拉隆功則將此副署制度給取消掉,讓國王得以在沒有內閣副署的情況下,逕自發布具有效力的王室命令。不過目前關於國王可以在什麼範圍、什麼情況下行使此權力的細節,仍有待釐清。

最後,哇集拉隆功要求收回在新版憲法草案中,移轉到憲法法庭的「王室危機權」。王室危機權是在國家處於危機時,國王具有行使包括否決行政部門與立法部門決議、以及解散國會的權力。制憲委員會擔心新王在基礎不穩的情況下擁有此權力,可能會導致進一步的國家危機,因此才特別將此權移轉給憲法法庭。蒲美蓬在任70年內,僅有在1973、1976及1992年行使過王室危機權三次而已,而三次都成功化解了國內的紛爭,穩定政局。

不論是親自要求,或是發揮其網絡王權(network anarchy,見註一)影響力要求軍政府及制憲委員會修改原有憲法草案的條文,哇集拉隆功希望藉此來擴張王權,讓本來就在泰國立憲體制中具有相當高政治影響力的泰王,有更直接可以影響政局與決策的權力。

收回王室資產局的控制權

2017年7月,軍政府公布了王室資產法的修正案,讓國王得以「依其意願」,管理王室資產局,並任免王室資產局委員會中的所有成員。同時也規定任何的王室財產,在沒有國王同意的情況下,是不得進行處置的。目前,哇集拉隆功已經任命長期擔任其私人秘書的空軍上將Satitpong Sukvimol擔任資產局委員會主席。

擁有至少300億美元的泰國王室資產,與王室成員的私人財產不同,自1948年修訂該法以來,都是以財政部長為資產局委員會主席,確保政府有代表得以監督王室資產的處置。王室資產除了在曼谷的高級地段擁有房產之外,同時也擁有暹羅商業銀行(Siam Commercial Bank)以及皇象水泥集團(Siam Cement)的股份,使得泰國王室被富比士評為全球數一數二富裕的王室之一。

過去王室資產局會配合政府的經濟發展政策,投資不同的產業。哇集拉隆功收回王室資產局的控制權是否會影響該局所扮演的角色,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此舉讓王室擁有更多的經濟資源發揮影響力,有助於哇集拉隆功鞏固權力。

恐懼能奪權,但能否鞏固權力?

泰國王室在經過20世紀初期長期的低落後,在歷任政府與王室合作、為王室宣傳,以及蒲美蓬本身的名聲與操守下,使其得以透過網絡王權維持影響力,保持一個「政治仲裁者」及「國家凝聚力」的崇高地位。在此對比下,自年少時期便負面新聞不斷的哇集拉隆功,難以望其父親向背,甚至到其即位之前,不少泰國人民都希望接任者不是王儲,而是二公主詩琳通(Sirindhorn)。

在這種情況下即位的新泰王,自然必須運用有別於其父親的手段來鞏固權位。因此在制度層面上,介入憲法草案提高國王的權力,收回王室資產局的統治權,同時也收回直接控制監督王室事務與王宮安全的五個國家機構的控制權。

另一方面,則透過對異己的肅清、大量任用親信、強化「冒犯君主罪」的裁罰等手段,在與王室相關的政府高層中營造一股「恐懼」的氛圍,確保其權位的鞏固。軍政府與帕拉育為了要維持其統治權,自然也得順著哇集拉隆功的意願。

雖然說目前王室的擴權尚未及於一般人民權利,也未影響到外資投入與當地的經濟發展,但是對於言論自由的限縮以及其對異己的肅清,使哇集拉隆功王權壟罩在一個有別於其父蒲美蓬「大家長式」的氛圍,反而是一種「恐懼王權」。恐懼或許一時有助於其擴張權力,但恐懼仍否有助於其鞏固權力,而這又會對王室、政局、投資環境產生何種影響,值得進一步的關注。


註一:

「網絡王權」的具體內容包括:泰王是國內政治僵局發生時的最高仲裁者、是政府正當性的主要來源,他更透過每年的例行演說對國家議題發表說教式的評論。皇室成員則利用樞密院成員與軍方親信間接地介入政治運作與人事任命,同時對於任何政治議題都不以威權式言行進行管理,而是利用政治人物與官僚對於皇室成員的崇敬來推行之。


專題評論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作者為Tidus Lin

台大政治研究所碩士(主修國際關係),現為專職譯者。興趣包括亞太國際關係、少數民族議題、北韓與緬甸等。小時候曾隨父母在泰國當過五年半的小留學生,也曾參與2010年Learning Across Borders緬甸計劃。對東南亞心懷特殊感情卻又深深覺得自己的不足,想透過大量閱讀與深度旅遊更認識這塊土地。最喜愛的東南亞料理是泰式什錦炒板條跟緬甸奶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