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領袖] 緬甸新總統碇喬(Htin Kyaw)的一百天

作者:翁婉瑩


 █  碇喬是誰?詩人之子、政治世家、電腦工程師

2016年3月15日,緬甸上下議院投票選出新任總統碇喬(Htin Kyaw),完成緬甸首次政黨輪替,碇喬成為第一個非軍方支持的文人總統。

外界無不好奇,這位當時在翁山蘇姬於軟禁住家大門的階梯上,向門外激動的群眾演說時,貼身立於她背後的中年男子是誰?

X7VyrXOaWg0xzCmR46IwdSXxHxTxrlmi
緬甸總統碇喬。(Source: President of Russia)

出生於1946年的碇喬,其父為開創緬甸新文學運動的著名詩人敏杜溫(Min Thu Wun)。他於1990年代表當時在野的全國民主聯盟(簡稱「全民盟」,NLD)當選國會議員,但軍政府並不承認1990年的選舉。

敏杜溫與翁山蘇姬同樣畢業於英國牛津大學,他讓兒子碇喬就讀培養西化知識份子及名流菁英的仰光衛理公會高中(English Methodist High School),而和翁山蘇姬成為同學。不過,在1960年緬甸軍事強人奈溫(Ne Win)即將發動政變奪權之際,翁山蘇姬的母親瑪金姬,帶著當時15歲的翁山蘇姬飛往新德里,名為國父遺孀派駐印度擔任大使,實為排除異己的流放生涯。少女少男的翁山蘇姬與碇喬,就此走上歧異的人生道路。

Min_Thu_Wun_and_Htin_Kyaw
碇喬與他的父親敏杜溫。(Source: WikiCommons)

碇喬在仰光大學先後取得經濟學與計算機科學碩士學位,並在該校擔任電腦工程師;1971年至1974年間,分別赴倫敦大學與東京進修電腦科學。1980年後,他任職於政府部門,擔任對外經濟部、企劃與財政部副主任。

翁山蘇姬在印度完成中學學業後,就讀英國牛津大學;畢業後短暫赴紐約聯合國總部工作,而當時由來自緬甸的宇譚擔任聯合國秘書長。

1973年,碇喬迎娶了NLD的創黨元老吳倫(U Lwin)之女素素倫(Su Su Lwin),而素素倫在2012年與2015年兩度當選下議院議員。1972年,翁山蘇姬也與英國籍丈夫Michael Aris結婚。

1988年緬甸的「8888民主運動」爆發軍政府血腥鎮壓[i],當時在仰光照顧母親的翁山蘇姬,以國父之女的身分,被反對陣營推舉,領導緬甸人民對抗軍政府。至此開始,碇喬與翁山蘇姬的生命才重新有了交集。

1992年,碇喬辭去政府公職。在台灣會被稱為「政二代」的他,曾因協助翁山蘇姬的民主運動而被捕入獄。而自2012年起,他開始管理以翁山蘇姬之母命名的「金姬基金會」。

事實上,碇喬2015年才正式加入NLD。在該黨以超過半數席次贏得當年的國會改選,卻遲遲無法與掌握修憲否決權的軍方協商,修改「翁山蘇姬條款」[ii],讓翁山擔任總統候選人。

修憲協商破局,2016年3月NLD推舉碇喬擔任總統候選人。而在2015年的國會改選期間,翁山蘇姬便已表示:「我的權力將凌駕於總統之上。」

█  碇喬總統的一百天

以緬甸政府發布的政府權力順序來看,特別為翁山蘇姬創設的「國家顧問」(State Counsellor)一職僅次於總統,高於兩位副總統,相當於議會制國家的「總理」。但在國內外,翁山蘇姬就是緬甸的實質領導人。

Aung_San_Suu_Kyi_31_ott_13_021
翁山蘇姬。(Source: Wikicommons)

當外界解讀碇喬僅是翁山蘇姬的替身,但面對當前緬甸的種種情勢,這對行事低調,擁有家世與學歷背景,受翁山信賴的碇喬,並不是首要的課題。

距離4月1日正式上任,碇喬總統即將過完如履薄冰的第一個一百天。

軍方勢力的虎視眈眈

緬甸總統五年一任,由上、下議院選舉產生。總統選舉人團由三部分組成,分別來自民族院(上議院)代表各省和邦的議員、人民院(下議院)代表各鎮區的議員,以及上下兩院的軍方代表議員。

每部分提名一位總統候選人,經全體議員投票,得票最多的候選人當選總統,其他候選人則依得票多寡為第一與第二副總統。

而2016年總統選舉,由NLD提名的碇喬以第一高票當選總統,至於軍方提名的明穗(Myint Swe)、NLD的代表亨利班提育(Henry Van Hti Yu)分別當選第一與第二副總統。

其中引發爭議的是,當總統無法行使職權時,得以代之的第一副總統明穗,曾是緬甸軍事強人丹瑞(Than Shwe)的心腹,目前仍被美國列於制裁的黑名單[iii]

Than_Shwe_2010-10-11
緬甸前軍事強人丹瑞。(Source: WikiCommons)

再加上依憲法軍方仍掌握內政部、國防部與邊境事務部三個重要政府機關,以及一旦發生「威脅國安」事件,即可接管政府的國安委員會;而軍方在上下議院擁有憲法保障的四分之一席次[iv],但修憲門檻為四分之三多數同意,在欠缺軍方的支持下,任何修憲案皆無法通過。

站在碇喬之後的第一副總統明穗,其軍事強權背景尚未走遠,加上軍方的種種牽制,讓碇喬的總統之路,陰影重重。

總統碇喬與緬甸新政府的選擇

  • 維持執政權力的最佳選擇:被犧牲的羅興亞人

今年6月20日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胡賽因(Zeid Ra’ad Al-Hussein)提出報告,首度指出,對羅興亞人(Rohingya)的長期迫害可能構成「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這是國際犯罪,代表嚴重、普遍、全面的人權侵害。

過去五十年軍政府掌政期間,緬甸惡名昭彰的人權紀錄,包括對言論、出版與集會遊行的限制、使用嚴密的情治網絡監控人民與社團活動、統治階級的貪污、以及用暴力橫徵人民的財產與勞力。

雖然前總統登盛自2011年就職後,陸續解除網路封鎖(Facebook、Twitter、BBC、Youtube等)、放鬆言論與出版限制,並釋放政治犯,加上目前翁山蘇姬領導的NLD已成為執政黨,但緬甸的人權之路依然崎嶇。

其中最受矚目的「羅興亞人」人權問題,NLD與翁山蘇姬卻始終保持迴避的態度。

同樣在6月20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緬甸事務特使李亮喜(Yanghee Lee),與翁山蘇姬首度會面,討論包括羅興亞人在內的緬甸人權問題。但翁山並未正面回應羅興亞人的問題,反而要求李亮喜不要使用「羅興亞人」這個「煽動性」的詞彙來稱呼這群「篤信伊斯蘭教的族群」。

10015560866_d3c3b106dd_b
苦中作樂的羅興亞難民孩子。(Source: European Commission DG ECHO @Flickr BY CC2.0)

而這並不是翁山蘇姬第一次對羅興亞人的評論,在5月22日她與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會面後,也向記者以「極具爭議性」一詞來形容羅興亞人。

原因之一是,官方承認的緬甸135個民族中,羅興亞人不在其內,而被視為外國人,包括過去的軍政府與碇喬的新政府,皆以「孟加拉人」或「穆斯林」來稱呼這群居住於緬甸西南部若開邦(Rakhine),大約110萬人口的羅興亞人。

他們占全緬甸人口六千萬人口的1.25%,數十年來僅持有臨時身分證,歷經了剝奪國籍、強迫勞動、限制住居與遷徙、婚姻、教育、就業、出生登記等人權自由,並曾因信仰與生活習慣差異,而與當地若開邦人發生衝突暴動;前總統登盛甚至提出遣返計畫,欲將19世紀初來自孟加拉的羅興亞人遣返回該國。

而過去三年多年來超過12萬名的羅興亞人,透過人蛇集團,欲前往相同回教信仰的孟加拉、印尼或馬來西亞,卻成為屢遭拒絕、互踢皮球的海上難民,受到國際矚目。

此外,目前執政的NLD,其主要成員皆為占緬甸多數族群的緬族[v],加上境內高達85%的佛教徒,儘管國際間要求新政府正視羅興亞人的人權問題,但為尋求國內多數集合體的支持,迴避、漠視與冷處理,無疑是NLD、翁山蘇姬與碇喬,在維護執政強度時的最佳選擇。

過去被軍政府壓迫,受聯合國支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儘管現在被聯合國要求正視毫無抵抗能力的羅興亞人,面對權力時,羅興亞人仍是被犧牲的族群。

  • 21世紀「彬龍會議」的真和平,與大緬族政策下的真平等?

今年4月1日,碇喬在就職演說中表示,新政府將實行民族和解與和平政策,推動為民主聯盟鋪路的憲法,同時改善人民的生活。

5月31日,緬甸政府宣布將組成21世紀的「彬龍會議」籌備委員會,預定於今年7月底或8月初,邀請境內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簽署停火協議,推動和平進程。

「彬龍會議」(Panglong Conference)是衍自國父翁山於1947年2月,在東北撣邦彬龍鎮召集會議,與所有的大族,包括撣族、克欽族、欽族,取得協議(除了克倫族要求要有自己的邦而抵制),脫離英國殖民統治,建立新的國家,而各民族享有自治權。

Panglong_Conference
1947年2月翁山(Aung San)所召開的彬龍會議。(Source: WikiCommons)

當時,翁山的女兒翁山蘇姬只有兩歲。同年7月,翁山遭到暗殺而未能見到緬甸建國。69年後,NLD與翁山蘇姬即將召開21世紀的「彬龍會議」。

在1962年緬甸軍事強人奈溫奪權之前,各族仍依「彬龍協議」保有自治權。但奈溫上台後剝奪自治權,緬甸邊疆各地自此展開長達50多年,十多支少數民族武裝組織與政府軍的內戰,至今尚未結束。

而2015年10月,前總統登盛與15個武裝組織中的8個組織,簽署「全國停火協議」,但這8個組織為集中於泰緬邊界的叛軍,而位於緬甸與中國邊境的其他7個組織,包括擁有精良軍火、規模最大,與雲南接壤的「佤邦聯合部隊」,和控制緬甸東北部克欽邦的「克欽獨立軍」,並未簽署停火協議。

因此,新政府召集的21世紀「彬龍會議」,除了訴諸緬甸群眾的歷史情感,更召喚曾領導緬甸對日抗戰、脫離英國獨立,與各少數族群(甚至包括穆斯林)友好的國父翁山英靈。如今其女翁山蘇姬主導的「彬龍會議」,能否達到全境停火的和平目標,仍值得觀察與期待。

而阻礙緬甸民族平等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當初奈溫的繼承者丹瑞(Than Shwe)將軍為取得占人口多數的緬族支持,在少數民族地區推行大緬族主義(Burmanization),各級學校只能教授緬語,學生必須取緬甸名字、穿著緬服,並推崇佛教為國教,打壓基督教、天主教、回教等少數宗教信仰,企圖根本地消滅少數民族的文化傳承。

2014年至2015年間,緬甸大學生為訴求新版《教育法》必須納入少數民族語言教學、准許成立學生會,在仰光與緬甸中部大城曼德勒遊行,遭警方鎮壓與逮捕,部分學生必須面對9年以上的監禁。

如同羅興亞人的人權問題,身為緬族的翁山蘇姬與碇喬,在為鞏固領導基礎的權力需求,以及軍政府留下的大緬族政策下,如何處理緬甸複雜的種族情勢與實踐真正的民族平等,為一大挑戰。

  • 仰光房價飛漲的背後:經濟發展與追趕中的基礎建設

碇喬上任之初,5月便與外交部長翁山蘇姬選擇寮國作為第一個出訪的國家。寮國是東協(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今年的輪值主席國,因此碇喬的出訪,被視為新政府積極深化與東協各國關係的指標。

同月,碇喬馬不停蹄地出席俄羅斯東協峰會(Russia-ASEAN Summit),一方面除了顯示俄羅斯企圖增強對亞太地區的影響,而東協國家也試圖透過強化與俄羅斯的關係,以牽制美、中兩國。

nvnY9nO6jlo4rQw2hVLBbRNn0xGPIwgm
碇喬與俄國總統普丁(Putin)會面。(Source: President of Russia)

緬甸也是去年12月30日成立的東協經濟共同體的其中一國[vi]。此組織的主要目標為在2018年前取消區域內所有關税,以及協商建立相關措施,提高東協作為生產基地及消費市場的吸引力。

碇喬帶領著剛脫離軍事統治的緬甸,追趕世界的腳步。大量外資與觀光客湧入,仰光的街頭開始塞車,每坪20至30萬元新台幣的房價,相當於台灣新北市淡水區;但路邊商家自設的發電機與習以為常的跳電,說明緬甸的基礎建設仍待積極改善。

曾是二戰後東南亞最佳經濟體之一的緬甸,自1962年軍人奪權,錯誤荒誕的政策,導致2004年的人均GDP倒退至356美元。而在2011年,緬甸結束鎖國,前總統登盛實施經濟開放政策,外來投資金額由2010年的300萬美元巨幅提升至2011年的20億美元;緬幣升值近25%;2014年的經濟成長率為7.7%,人均GDP在2015年上升至1,292美元。

2008年時,緬甸國營電信公司發售的手機sim卡,每張要價1,500美金;全國固定座機電話普及率不到一成,申請一個市話要價700至1,000美元以上,至今故障無法撥通的機率仍然非常高;而寬頻網路已在仰光等大都市逐步普及,但離開大都市後,網路依然稀有。

2014年政府正式批准來自卡達Ooredoo及挪威Telenor的電信牌照申請,加入過去國營獨占的電信業,單張3G sim卡也降至3美元,目前行動電話的普及率已達到9%。不過,主要都市以外,尚未建設基地台的鄉鎮,空有手機也無法撥通電話。然而,緬甸仍企圖從沒有手機的世界,跳過GSM、2G,直接躍上3G,甚至4G的舞台,追趕過去失落的50年。

1950年代的老舊公車逐漸消失在21世紀的緬甸街頭,更多嶄新的日製車款和二手車混雜在仰光街道上;年輕背包客開始探索這個東南亞最後開放的國度,入住一晚一床20美元以上的仰光青年旅社四人房,相當於曼谷市中心中價位旅館雙人套房一晚的房價。

人們似乎暫時放下尚未走遠的軍事極權統治,但不論是民主體制或自由市場經濟,於緬甸仍如學步嬰兒般蹣跚前進。

█  急需行動的碇喬總統與新政府

8888民主運動後,由長期支持NLD,流亡泰國的緬甸記者成立的媒體「THE IRRAWADDY」,以「Missing in Action」(缺少行動)來形容就任兩個多月的碇喬總統。他們主張緬甸民眾有權知道碇喬總統與新政府的政策方向、計畫與目標。

他們認為,碇喬應該以「戰略溝通」的態度,來面對整體國家政策,協調各方利益衝突者,透過各種管道與媒體、民眾溝通。

但進入緬甸總統辦公室官網,除了說明21世紀彬龍會議、部分外交、人民簽證便利作為,以及軍方和反抗軍交火、聯合國援助羅興亞人的少數資訊外,外界與緬甸民眾關切的議題,皆付之闕如包括經濟、能源、教育、環境,以及21世紀所有開發中國家共同面對的嚴肅課題,即大量農民放棄原鄉湧入都市工作,所衍生的種種問題。

碇喬總統和新政府即將就職滿一百天了。

2015年11月8日,緬甸人民以選票拋棄了軍權政府,迎來嶄新的時代,然後呢?

緬甸的天光亮了,接下來如何走向人民理想中的國家,依然路遠。


核稿編輯:荊柏鈞、鄭之翔
註解:

[i] 1988年的民主運動起源於掌權者奈溫的新貨幣政策,其迷信「9」為幸運數字,故只保留市面上流通的45元和90元面額的貨幣,其他不能被9整除的鈔票都被廢止流通,導致學費與物價高漲,引發學生抗議。抗議行動很快蔓延全國,在8月8日達到高點,50萬人走上仰光街頭,故稱「8888民主運動」。數日後政府採取軍事血腥鎮壓,但也刺激軍政府宣布舉行全國大選,翁山蘇姬於同月26日在仰光重要地標大金塔演說,宣示爭取民主與人權,並組織NLD投入選舉。但軍政府為阻擋NLD與民眾爭取民主體制與公平選舉,於1989年7月20日起軟禁翁山蘇姬,追捕反對派人士。無法參與1990年選舉的NLD,仍獲得52.5%的得票率,取得上、下議院492個席次中的392個,而軍方支持的民族團結黨雖然獲得了僅次於NLD的選票(占總票數的21%),卻只獲得10個議席,名列各黨中的第四位。奈溫不承認此次選舉結果,仍持續執政,以更高壓集權的手段統治緬甸。

[ii] 配偶或子女具外國國籍者,不得擔任總統候選人。翁山蘇姬的夫婿已逝,但其兩個兒子擁有英國籍。

[iii] 俗稱「黑名單」的美國制裁措施,針對個人或公司行號,包括禁止與制裁對象貿易往來、禁止入境、凍結資產等手段。

[iv] 下議院總席次440席,軍方占110席;上議院224席,軍方占56席。

[v] 緬甸的種族複雜,68%為緬族。主要的少數民族為撣族(9%)、克倫族(7%)、若開族(3.5%)、華人(2.5%)、孟族(2%)、克欽族(1.5%)、克耶族(0.75%)以及其他原住民民族(4.5%),此外還有19世紀來自印度與孟加拉的羅興亞人(1.25%)。

[vi] 東協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AEC)包括東協10個成員國:新加坡、緬甸、汶萊、柬埔寨、印尼、寮國、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和越南。

作者為翁婉瑩(Helena Weng)

畢業於東海大學法律系,2015年結束長達14年國會助理、輔選幹部、首長機要等政治領域的工作,現為自由工作者。 2014年第一次踏上緬甸;2015年跟隨喬治歐威爾的殖民警察駐點,超過2000公里的南北縱走路線,從卡薩到毛淡棉,尋找喬治,和壓抑、螫痛靈魂的殖民地與現代緬甸;2017年2月與4月兩度橫跨北撣邦直達中緬邊界果敢地區,試圖梳理緬甸少數族群-撣族、果敢人、緬甸華人,過去與現在的糾結與紛亂。 我閱讀、旅行、觀察、思考、對談和書寫,期許自己以行動實踐與印證知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