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週報] 文在寅訪柬推新南方政策、金正男案印嫌獲釋越嫌再審、新馬兩國再為1962供水協定爭執


南洋誌東南亞週報第05期,為讀者挑選2019年3月9日至3月15日期間,有關柬埔寨、南韓、印尼、越南、北韓、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的六則東協區域大事。

Issue: 05 | Mar. 09-15, 2019

編譯:荊柏鈞、黎柏君、柯昀伶


268f3bab-9d54-41bb-97b2-cd06b90fb6fb.jpg
文在寅訪問洪森(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ROK

柬埔寨|推新南方政策 韓國總統文在寅赴柬國是訪問

韓國總統文在寅繼結束訪問汶萊和馬來西亞後,於3月14日前往柬埔寨進行國事訪問3日。距上次韓國總統赴柬埔寨行國是訪問已有10年之久,當時為2009年時任總統李明博的出訪。文在寅也趁此行力推韓國的「新南方政策」,用訪問加強與東南亞合作關係。

韓國和柬埔寨曾於1970年建交,但因柬埔寨於1975年赤化緣故,兩國再次斷交。最終兩國於1997年10月30日重新建立外交關係,自此雙邊交流日益熱絡。

本次訪問中,文在寅於出席柬埔寨國王所主持的正式歡迎儀式後,便與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舉行會談,針對深化兩國在農業和基礎設施等方面領域進行討論。

會後兩國領導人共同簽署四項合作備忘錄(MOUs),其中一份合作備忘錄包含增進12項不同領域的學術交流,例如農業、交通、建築、和金融科技等等。兩國領導人亦提及將加速完成關稅條約的協商進度,以促進韓國和柬埔寨的投資。

文在寅承諾在韓國的新南方政策(New Southern Policy)之下,會增進對柬埔寨的援助和支持。柬埔寨目前已是韓國官方援助金額第二高的目標國。而青瓦台亦指出兩國於2018年的貿易額已達到9.75億美元,顯見維繫兩國關係的重要性。

韓國為柬埔寨的主要投資國之一,而自1996年起至2018年止的韓國直接對柬投資額已累積至44.7億美元。這些投資包括123項工業計劃,創造出約8萬個工作機會。今年韓國首都首爾亦將舉辦「南韓東協高峰會」,以紀念韓國和東協十國建立對話關係30週年。


Human Rights Council, High-Level
越南外交部長范平明。(UN Geneva@flickr, CC BY-NC 2.0

印尼&越南|金正男毒殺案印尼嫌獲釋 越南嫌擇日再審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同父異母的哥哥金正男,在2017年於吉隆坡國際機場遭暗殺。印尼籍席蒂艾沙(Siti Aisyah)和越南籍段氏香(Doan Thi Huong)涉嫌朝金正男臉上塗抹神經毒劑導致其身亡。經檢方起訴後,兩人自2017年10月起受審,本周於馬來西亞開庭,宣布撤銷印尼籍席蒂艾沙謀殺罪名並獲釋,另一位嫌疑人越南籍段氏香的罪名則未撤獲撤銷,法官以其身心理狀態不適合繼續受審為由,宣告將於4月1日再審。

遭起訴後,兩人皆否認涉嫌謀殺,表示只是參與電視的整人節目錄影。目前謀殺案嫌疑人僅剩段式香,若遭定罪恐面臨死刑。在席蒂艾沙獲釋當天,越南外交部長范平明(Pham Binh Minh )隨即致電馬國外長,希望段式香也能重獲自由。

席蒂艾沙獲釋後已回到印尼,特別感謝佐科威總統,以及兩國政府的協助。印尼外交部表示,為了讓席蒂艾沙獲釋,政府相當努力,例如去年印尼總統佐科威在與馬國首相馬哈地會晤時,也提及此案。獲釋的席蒂艾沙更表示,原本答應只是想多賺點錢,希望她的親身經歷可以告訴其他女性移工,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

對於段式香未能獲釋,她的律師表示兩位嫌疑人得到不同的審判結果,認為檢察官並沒有公平處理,涉嫌歧視。越南駐馬來西亞大使黎貴瓊(Le Quy Quynh)對此結果相當失望,並表示越南法務部長已就此案致信給馬國檢察總長。


14032019 Joint Press Statement.jpeg
星國外長維文(左)與馬國外長賽富丁(右)314日在雙邊領海港界劃定會議後達成協議,但近期針對供水協定的爭議,雙邊仍有歧異。(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Singapore

新加坡&馬來西亞|1962供水協定可否再協商?新馬兩國外長爭鋒相對

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兩國外長本週針對兩國1962年簽訂的供水協定議題爭鋒相對,讓雙邊「水關係」再度受到矚目。本月初星國外長維文(Vivian Balakrishnan)針對馬國因不滿買賣水價而想重談1962年供水協定,表示馬國不尊重該協定,且沒有權利重新協商。312日馬國外長賽富丁(Saifuddin Abdullah)批評維文的發言「魯莽輕率」,但星國外交部313日回應重申馬國已失去檢討該協定的權利,且已經為馬國可能提出的國際第三方仲裁做好準備。

根據1962年新馬簽訂的供水協定(效期到2061年),新加坡每天可自柔佛河抽取2.5億加侖的生水,每千加侖付給馬來西亞0.03馬幣(約0.23新台幣);而大馬柔佛州每天可向新加坡購買500萬加侖處理過後的淨水,價格為每千加侖0.5馬幣(約3.78新台幣),來回價差約17倍。大馬首相馬哈迪去年5月重返執政後,6月接受美國彭博社訪問時即公開批評水價不合理,想要重新談判,引起新馬兩國互槓。

星馬雙邊都認為各自開的價格辯護,並認為生水與淨水的價格都低於成本,雙邊政府都有補貼。但馬哈迪在228日指出「富有的」新加坡在水資源議題上長年受惠於「窮困的」大馬,批評該供水協定「不道德」,並呼籲柔佛政府與人民應該站出來表達不滿。

維文與賽富丁314日在一場針對雙邊領海港界劃定的協商會議後指出,雙邊同意將持續為供水協定產生的問題溝通,並由兩國檢察總長磋商,增進瞭解各自立場,尋求適當的解決方案。

延伸閱讀:星國逾5成用水都依賴大馬,馬哈迪為何16年來兩度想毀約?


4624455124_de7b43208c_b.jpg
菲律賓馬尼拉一景(Ree Dexter@Flickr CC BY 2.0)

菲律賓|大馬尼拉地區開始限水 120萬戶受影響

供應大馬尼拉地區水源的拉梅沙水庫(La Mesa蓄水量創21年新低,使得大馬尼拉地區面臨缺水、停水危機。根據馬尼拉水公司表示,本周稍早約有52千戶家庭停水,314宣布大馬尼拉地區將輪流供水,120萬家戶每日需限水6-20小時不等,將水源優先提供給醫院與學校。

馬尼拉水公司的執行長Geodino Carpio表示,今年氣候受聖嬰現象影響而降雨減水,但缺水主要還是因需求量每年增加,馬尼拉供水量每日平均缺口達1億公升。近期甚至有家戶開始儲水,讓短缺更為嚴重,每日缺口可能高達3億公升。

對此,杜特蒂總統已發布命令,調度洪葛水庫(Angat水源,為期150天,若情況未改善則會要求水公司負責。馬尼拉水公司和Maynilad水公司則表示,已盡量調度可用水源,洪葛水庫的供水量恐怕也不足應付。對於政府的課責,大都會自來水廠和污水處理公司(MWSS)認為不公平,指出基礎建設的不足是既存事實。他們強調本能緩解水資源問題的Kaliwa水庫與Laiban水庫建設案,從馬可仕時代就已提出,但因為地方居民反對而延宕至今。水公司從2007年就預見缺水情況而努力尋找其他水源,但仍無法趕上需求,大都會自來水廠和污水處理公司主席Patrick Ty因而感慨表示:「這是每個人的錯。」

延伸閱讀:部分水庫幾乎完全沒水,馬尼拉遇缺水危機將持續至夏日


3M_N95_Particulate_Respirator
近期大馬柔佛金金河流域污染造成毒氣擴散,N95口罩賣到缺貨。(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馬來西亞|柔佛金金河污染 毒氣擴散影響超過2,700人

馬來西亞柔佛州巴西古當(Pasir Gudang)近兩週疑似因不肖業者於金金河(Sungai Kim Kim)傾倒含有苯與甲烷等有毒化學廢棄物,造成嚴重水質與空氣污染。根據柔佛州官員統計,截至314日已超過2,700人因吸入毒氣感到不適就醫。目前馬國政府正積極處理污染河流,而大馬首相馬哈迪也在14日探視病患後,表示情況「受到控制」。

此次重大污染事件疑似源自一家非法輪胎回收場,該場人員可能於36日傾倒有毒廢棄物於金金河流域,之後即陸陸續續出現民眾中毒的病例,且大部分為兒童。馬國教育部在13日緊急宣布111所學校停課,馬國國會也於14日辯論是否柔佛州東南部應宣布緊急狀態。不過馬哈迪認為目前狀況在掌控之中,尚未達到緊急狀態的層級,也不需要撤離當地居民。

大馬聯邦政府已緊急同意撥款800萬馬幣(約6,040萬新台幣)清理污染,而日前柔佛州政府以及柔佛蘇丹已分別投入640萬馬幣(約4,830萬新台幣)與100萬馬幣(約755萬新台幣),清理鎖定的金金河範圍長達1.5公里。由希望聯盟執政的馬國政府本週已逮捕3名嫌疑犯,但處理應變速度是否夠快,遭到外界以及反對黨質疑。


74761705_807ab73851_o
越南乾旱示意圖。(Magalie L’Abbé@Flickr, CC BY-NC 2.0

越南|乾旱降臨與國際價格下跌 越南咖啡農遇雙重困境

連日缺水已導致越南主要咖啡產地—中部高原地區多樂省(Đắk Lắk)約300公頃的咖啡田枯萎 。據天氣預報指出,乾旱情況將持續至三月底或四月初,而雨季更將延後來臨。

雖然越南乾季尚未到達高峰,許多位於越南中部高原地區的水庫水位已達到嚴重乾旱程度,導致無法應付農業灌溉用水所需。中部高原氣象站表示,該區域2018年的降水量僅達到年平均約60%至70%。

嘉萊省(Gia Lai)的Ka Nak水庫水位則比年平均還低22公尺,儲水量不到水庫容量的10%。最嚴重的為目前已乾枯的多農省(Đắk Nông)Dak Ken水庫,其供應範圍涵蓋1000公頃的咖啡田,而當地政府只能將附近湖泊中的水抽取至Dak Ken水庫應急。

越南咖啡農已因簽訂固定契作合約,而在國際咖啡價格下跌的狀況下損失慘重,加上近期的乾旱情況更使得咖啡種植雪上加霜。


追蹤東南亞大事,鎖定ASEAN Plus 南洋誌 Facebook

作者為ASEAN PLUS 南洋誌 Editorial Board

ASEAN PLUS 南洋誌編輯團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