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文化] 大馬於2034年主辦世界盃?

外電整理:黃以樂


14254598113_804e6173e7_o
2014年世界盃獎盃與官方用球(Photo Credit:Mariya Butd @flickr BY CC 2.0)

2018年俄羅斯足球世界盃正如火如荼的進行,雖然在台灣踢足球的人數並不如籃球或棒球那麼多,但以觀看四年一度的足球世界盃而言,依然是十分可觀。當然這也不足為奇,畢竟足球比賽變化多端,難以預料結果如何,例如上一屆世界盃冠軍德國隊,在本屆第一場比賽輸給墨西哥,或是冰島竟成功逼和梅西領頭的阿根廷隊。

足球同時也是個極其簡單的運動。只需要一顆足球、少許空間,就可以享受到足球的樂趣。真正的足球狂熱者甚至連球都不需要。一個紙團和兩張椅子就可以讓幾個高中生在教室裡玩得不亦樂乎,彷彿身在世界盃。

為自己國家在世界盃踢一場比賽,想必是絕大部分足球員最大的夢想;馬來西亞人也不例外。

東協四國聯合主辦世界盃?

大馬現任FIFA理事:Tengku Abdullah在6月16日「開齋節」(Hari Raya)向記者表示:「東協有機會並且具有足夠的能力主辦世界盃,特別在FIFA允許三或四國聯合主辦的情況下,如同美國、墨西哥與加拿大聯合主辦2026年的世界盃一樣。」他也提到來自印尼、泰國和越南的國家足球協會有意與大馬合作,聯合主辦世界盃,但他還不清楚大馬政府的立場為何。

Tengku Abdullah認為東南亞國家應積極爭取主辦世界盃,因為這將推動主辦國的基礎建設發展,同時也將會提升國家隊的實力。「我不認為大馬競標2034年世界盃的主辦權會成問題」,Tengku Abdullah向記者表示,「但競標的決定權落在國家足球協會和政府。」大馬現任國家足球協會秘書長對此回應:「這是一個龐大的投資,因此我們需要徵詢許多專家意見,並且在內部討論後才向政府提議。」

事實上,大馬曾經在1997年主辦了FIFA U-20世界盃(當時被稱為「世界青年錦標賽」)。事隔十年,大馬於2007年連同印尼、泰國和越南聯合主辦了亞洲盃。大馬對於這些大型足球盃賽應不缺經驗,而且也不是第一次與這些國家成為合作對象。東南亞國家主辦世界盃或許不是完全不可能。

「如果大馬有意主辦2034年世界盃,政府還有充足的時間做準備」,Tengku Abdullah向記者表示。早在去年(2017年)7月份時,印尼國家足球協會主席就已表達有意與其他東南亞國家聯合主辦世界盃。當時的大馬體育部部長凱里.嘉馬魯丁(Khairy Jamaluddin)就展開了可行性研究,並表示大馬對印尼的提議極感興趣。

大馬與足球

雖然大馬在國際場合中近年來比較以羽球(李宗偉)或壁球(Nicol David)聞名,但足球依然是大馬的國家運動。大馬也許不是甚麼足球強國,不過大馬人民對足球的熱愛,在日常生活中處處可見。

首先,大馬人對於世界盃以外的足球賽事也給予高度關注,特別是足球俱樂部的聯賽或盃賽。大部分大馬人支持的足球俱樂部是英國聯賽的球隊(如:曼聯利物浦),西班牙聯賽也受到很多大馬人關注。由於這些聯賽的比賽時間通常是大馬時間的凌晨時分,要觀看直播賽事則必須熬夜通宵。在台灣若要在凌晨觀看足球直播賽,大概只能到酒吧,不然就待在住處;大馬人則會選擇到「嘛嘛檔」(Mamak stall),一種由印度裔伊斯蘭教徒經營的餐廳。

嘛嘛檔的營業時間通常為24小時,少數21小時。因此,嘛嘛檔成為大馬人觀賞直播賽事的最佳選擇。嘛嘛檔不僅是看球賽的好地點,也是大馬人的宵夜美食天堂。觀看球賽的同時,大馬人可以享用各式口味的印度煎餅,搭配著不同的印度咖哩,再喝杯拉茶或美祿(Milo);總金額可能還不到新台幣100元!

每逢重要的足球聯賽或盃賽來臨,嘛嘛檔將會出現一桌又一桌穿著足球衣的人群。由於嘛嘛檔的食物為清真食物,因此嘛嘛檔的顧客除了印度裔與華裔之外,也會有巫裔球迷。若要見到大馬三大族群共聚一處的場景,可以在重要足球賽事到嘛嘛檔。近年來的羽球盃賽,嘛嘛檔的人潮也不少,不輸世界盃的吸引力。

除了嘛嘛檔之外,大馬人對足球的愛也可以在電影中找到。2016年,由周青元導演的大馬足球電影《輝煌年代》(馬來語:Ola Bola)講述大馬國家足球隊在70年代爭取晉級奧林匹克足球賽的過程。這支代表隊成功的故事深深烙印在當時大馬人的心中,成為大馬人重要的共同回憶。

事實上,大馬國家足球代表隊近期的表現較為不穩定。2010年,大馬成功在東盟足球錦標賽奪得冠軍,首次在國際賽事中取得第一名,創造歷史。大馬國家足球隊於2015年也同樣創造了歷史,不過是以0比10的成績敗給阿聯酋,成為代表隊歷史上最慘烈的敗戰。儘管近年來大馬對提升足球隊實力做出不少改革與努力,但其效果不顯著。

其中一位積極投入國家足球發展的,就是柔佛州的王子:Tunku Ismail Idris(TMJ)。大馬的足球聯賽基本上是以各州足球隊組成,而聯賽中強權之一正是柔佛足球隊「南方之虎」(Johor Darul Ta’zim FC)。TMJ成為柔佛州足球協會主席之後,做出了巨大的改革,使得這支球隊成功在2015年的亞洲足協盃(類似亞洲的「歐冠」)奪得冠軍,成為第一支奪冠的東南亞足球俱樂部。TMJ也經常以該球隊的粉絲專業作為自己在社交媒體上正式發言的平台。他目前也是大馬國家足球協會的顧問,與Tengku Abdullah密切合作。

在世界盃見到東南亞球隊

FIFA於2017年宣布:自2026年世界盃開始,決賽圈的國家代表隊將增加至48隊。四年一度受到全世界瘋狂追蹤的世界盃,其實是世界盃的決賽圈。在這之前,FIFA將根據不同區域舉行世界盃資格賽。FIFA目前規定的區域包括:非洲區、亞洲區、北美、中美與加勒比海區、南美區、大洋洲區以及歐洲區。增加決賽圈的球隊數量很可能會導致新的區域劃分,讓東南亞更有機會晉級世界盃決賽圈。

不過即使沒有新的區域劃分,若東協四國最終競標成功,取得2034年世界盃主辦權,我們也將會見到四個東南亞國家現身世界盃決賽圈。FIFA規定主辦國的代表隊無須經過資格賽,自動晉級決賽圈。儘管如此,大馬人應更希望國家代表隊透過真正的實力,力拼晉級決賽圈。在世界盃見到東南亞國家也並不是天方夜譚,要創造另一個冰島的故事並非不可能的任務,因為在足球,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


參考資料:

  • Malaysia to co-host 2034 Fifa World Cup?(New Straits Times
  • Malaysia can be part of ASEAN joint bid to host 2034 World Cup(Fox Sports
  • Malaysia can host the World Cup in 2034, says Pahang Regent(The Star

作者為黃以樂

畢業於台大政治系,目前是政大東亞所學生。出生在肉骨茶發源地,馬來西亞巴生港,童年的回憶卻是在印尼和中國大陸。青春期回到祖國,並愛上這片土地。自此立志要獻身回報國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