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商情] App叫車服務進軍越南三年 改變計程車市場版圖

外電整理:黎柏君


7998755133_2d63d8d7ed_k
Mai Linh計程車和駕駛。(Photo Credit: ILO@Flickr, CC BY-NC-ND 2.0)

自從2014年起,Grab和Uber等手機應用程式叫車服務相繼進入越南營運,衝擊當地計程車市場。傳統業者必須面對新時代科技所帶來的影響,政府也必須調整政策以盡可能符合社會現況;而新興手機叫車服務公司在政策尚未明朗的越南,雖然打破傳統的藩籬、卻也面對著可能被罰款的風險。搭車的民眾固然享受到新科技帶來的方便,乘著賺錢風潮踏入新興叫車業的駕駛,現在卻似乎落入陷阱,可能成為這場計程車大戰下的犧牲者。

傳統計程車業者叫苦連天 駕駛出走

越南傳統計程車行梅玲(Mai Linh)近年來營業額不停下滑,比起去年同期,營業額減少了5%,剩下1.72兆越南盾(約合23億新台幣)。梅玲今年至今已損失了475億越南盾(約合6338萬新台幣),是去年虧損的兩倍之多。

同為傳統計程車行的Vinasun也遇到類似的困境。Vinasun今年第二期的營業額下滑至8100億越南盾(約合10.8億新台幣),創下2014年以來的新低,上半年營收比起去年同期下滑至少15%。

梅玲的董事長Ho Huy今年年初在寄給股東的一封信中提到,罪魁禍首是Uber和Grab。

Grab和Uber提供大量折扣給予乘客,削價競爭的結果搶食計程車市場大餅。叫車app提供低於傳統計程車25-50%的價格、普遍穩定的服務、以及事先告知價格等都贏得乘客的青睞,使得傳統計程車業者客源減少。

除了客源減少之外,相比傳統業者的駕駛,Uber駕駛只需繳交低廉稅額,這讓傳統計程車駕駛紛紛跳槽。梅玲在今年上半年已損失了6000名計程車駕駛,佔所有駕駛的20%;Vinasun也損失了近乎一半的駕駛。

Uber在越南只需要付3%至5%的加值稅,但傳統計程車業者不但要付10%加值稅,還要付20%的營業稅。目前Uber以抽2成的方式和駕駛拆帳。

目前在胡志明市已約有21,000輛已註冊車輛在為Uber和Grab服務,若包含尚未註冊的駕駛,總輛數上看25,000。目前胡志明市的傳統計程車數量大約為11,000輛,因此所有胡志明市的計程車數量粗估為34,000輛,遠超過原先胡志明市計程車限制總量的12,700輛。

胡志明市政府認為,車輛總數上升不但加劇市中心的塞車情況,更造成了城市的經濟損失。

越南政府祭出罰款手段 並追繳Uber漏稅

針對傳統計程車業者的慘況所引發的一連串抱怨,越南政府表示在對待傳統業者以及新興的app叫車服務業者,在稅制政策方面是一模一樣的。

只不過,Uber一直都沒有遵守既定政策。直到最近越南財政部下了最後通牒,並給予Uber罰款,Uber才表示將會改進。

越南政府檢視了Uber自2014年至2017年6月的繳稅記錄,要求Uber補繳稅款,以及繳交錯誤申報和逾期納稅的罰款。Uber需要補繳的稅額包含105億越南盾(約合1400萬新台幣)的預提稅,263億越南盾(約合3500萬新台幣)的加值稅,以及約146億越南盾(約合1950萬新台幣)的個人所得稅。罰款的部分則包含152億越南盾(約合2000萬新台幣)的錯誤申報及逾期納稅罰款。

Uber必須在收到政府公函的10日內完成繳交共計約666.8億越南盾(約合8900萬新台幣)的遺漏稅款和罰金,否則政府會給予更嚴厲的制裁措施。

目前全國總數量約為30,000輛的越南傳統計程車業者,每年平均繳交的稅款總額大約是2兆越南盾(約合26.7億新台幣),然而總車數約有31,000輛的Uber和Grab,每年平均繳交的稅款總額卻只有200億越南盾(約合2669萬新台幣)。

Uber的亞太區公共政策部門主管Damian Kassabgi表示,Uber一定會繳款上述的款項,並承諾會改善以符合越南的法律規範。

資訊不透明 新Uber駕駛成為犧牲者

許多人見到Uber的商機、加上賣車業者的鼓吹,一窩蜂買車進入這個行業,卻付出慘痛代價。

有別於傳統計程車業者,駕駛Uber的汽車必須申請「家庭商業」註冊證書。許多賣車業者提供「包到好」的服務,聲稱只要花費大約500萬越南盾(約合6500新台幣)就可以代為辦理好複雜的手續。不過便利的背後,卻隱藏著風險。

一名越南民眾阮文腔(Nguyen Van Xang)在2014年也向賣車業者以申請「家庭商業」註冊證書包到好的服務,買車投入駕駛Uber的行列,但家裡經濟狀況每下愈況,便決定於今年以5億越南盾(約合75萬新台幣)的價格賣出自己的車。

然而在過戶時,買家要求他提供當初購車的發票,對方才發現這輛車已被註冊為「家庭商業」資格,而且儘管阮文腔這幾年都沒有遇上問題,他這時候才知道自己積欠了許多款項、以致無法過戶成功。

阮文腔前往稅捐機關,發現自己必須補繳商業執照稅、個人所得稅以及其他稅款。除此之外,他也被稅捐機關罰款,因為他兩年多來都沒有繳納上述稅金。原先可賣5億越南盾的車,扣完罰款和所有漏稅後,卻只能賣得4.7億越南盾(約合70萬新台幣)。

事實上約有半數以上的Uber駕駛,並不清楚自己的車輛被註冊為「家庭商業」的資格所伴隨的納稅義務,以及需要遵守的法令限制。

另一名在河內的Uber駕駛張明旬(Truong Minh Tuan)向Vietnam.net表示,經過仔細研究所有Uber的相關資訊,他決定自己註冊完成申請「家庭商業」證書的手續,而且事實上註冊費用只需要100萬越南盾(約合1500新台幣)。不過每個月他依然會準時繳納上述稅金給政府。

新興的手機app叫車服務在帶給社會挑戰的同時,也是一個能夠改變社會的契機。越南的傳統計程車業者和政府將如何回應和調適,值得持續追蹤觀察。


新聞來源:

  • Major Vietnamese taxi firm loses 6,000 drivers, blaming Uber and Grab again (VnExpress)
  • Uber $2.94 million in tax arrears (Vietnam Net)
  • Uber and Grab drivers suddenly up to neck in tax arrears (Vietnam Net)

作者為黎柏君

台大政治系畢業,生於台灣小東南亞的桃園,耳濡目染之下、一頭栽進東南亞文化的世界。 語言學習狂熱者,曾用越南語諂媚檳城市場的老闆娘換取極大殺價空間、亦曾幫助站在茶湯會前手足無措的泰國老奶奶點到她想要的珍珠奶茶全糖多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