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EANSEA]「比梵蒂岡還梵蒂岡」 天主教保守勢力大 菲律賓離婚合法化遙遙無期?

作者:鄭之翔


「這裡是菲律賓,不是梵蒂岡,」菲律賓知名記者兼編劇Gin de Mesa Laranas週四(28日)投書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指出菲律賓政治受到保守天主教會的影響,導致離婚合法化遙遙無期。而菲律賓也是除了梵蒂岡之外,唯一離婚尚未合法化的國家。Laranas呼籲新任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排除天主教會的影響,「傾聽人民的聲音」,盡快將離婚合法化。

Laranas指出,菲律賓憲法雖然明定政教分離,然而實際上天主教會對於政治的影響力可說是相當可觀,諸如對特定政策發表意見、甚至是官員的選拔,都可以看到教會的身影。

她舉例,2012年艾奎諾政權積極推動合法化離婚、安樂死、墮胎、人口控制及同性婚姻的「D.E.A.T.H.法案」(D.E.A.T.H.係指Divorce, Euthanasia, Abortion, Total Population Control, and Homosexuality),教會便透過多個卵翼組織到處發聲,積極阻止這個法案的通過,稱這個法案「違反生命與家庭的意義」。

Manila_Cathedral,inside_Intramuros
菲律賓馬尼拉首都的教會。(Source: WikiCommons)

最後國會迫於教會的壓力下,僅通過「生殖健康法」,放寬了民眾對保險套及口服避孕藥的取得,至於離婚、墮胎則仍違法,遑論安樂死及同性婚姻。「菲律賓的教會甚至比教宗還保守,」菲律賓大學迪里曼分校人類學教授Michael L. Tan認為,尤其跟現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比較更是如此。

事實上,過去30年來,有些國會議員非常積極地推動離婚合法化,曾經起草「生殖健康法」之一的國會議員拉格曼(Edcel Lagman)便是其中一員。上個月拉格曼再次在國會提出離婚合法化的法案,但遭到多數國會議員的否決。

「這個法案是希望拯救那些受困在不幸福婚姻當中的女性,」拉格曼強調,尤其是部分貧窮的女性,受困在不快樂,甚至有暴力對待的關係裡,這個法案「能夠將這些不幸的妻子從『早已死去的婚姻』當中解放出來」。

不過反對者則駁斥,稱菲律賓早已有使婚姻無效(annulment)的制度。前菲律賓拳王、現任國會議員,也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帕奎奥(Manny Pacquiao)就認為,「離婚」跟「婚姻無效」具相同效果,不須疊床架屋。

Laranas指出,的確菲律賓具有婚姻無效的制度,然而婚姻無效的門檻非常非常高,基本上只有被認定「心理狀態不適應婚姻」者才有可能成功,而且程序將花費數年,付給心理醫師、律師及法院的費用更是可觀,據統計將近4000美元,超出大部分菲國人民的預算範圍。

根據民調顯示,超過六成的菲律賓國民希望在夫妻雙方「無法調解的爭端」的情況之下,離婚能夠合法化。相較於2011年的五成、2005年的四成三,顯見菲國人民對於離婚權利的意識越來越高。

隨著民調結果逐漸升高,提倡離婚合法化的國會議員也希望藉著這股民意,加上新總統杜特蒂上台,能夠有讓離婚合法化的契機。

狂放不羈、不拘小節的新總統杜特蒂,曾經在一個公開場合砲轟天主教會「偽善、迂腐、不道德、甚至干涉政治」,話說得非常重,甚至公開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相對於競選期間其他候選人巴不得獲得天主教會的支持,杜特蒂和教會採取對立的立場,也讓他自己稱這次總統選舉是「教會跟我之間的競爭」。

不過對於離婚是否合法化的立場,杜特蒂卻顯得相當保守。杜特蒂本身的第一任婚姻曾被宣告「無效」,但他卻曾表示:「和妻子住在一起不必然要愛著她」、「為了孩子,我不支持離婚」等言論,讓人摸不著頭緒。

Laranas訪問杜特蒂的特助Jesus Melchor Quitain,詢問杜特蒂對於離婚合法化的看法,Quitain表示過去杜特蒂的言論僅是「隨便說說」而已,不代表政府目前立場,目前政府對離婚法案「保持開放態度」。當Laranas問到政府是否有受到教會的壓力,Quitain強調杜特蒂嚴守政教分離,不會受到任何外來壓力的影響。

Laranas觀察,從民眾參加教會的次數降低、杜特蒂的當選,以及2012年「生殖健康法」的通過,可以發現教會對民眾及政府的影響力逐漸衰落。

然而菲律賓國會議員Pia Cayetano則認為,民眾匿名的表達對離婚合法化的支持相對容易,但國會議員在公開的情況之下表達支持或反對某些法案的時候,來自教會的壓力可是從來沒有小過。教會常常會透過佈道或主教會議等場合公開批評某些政治人物,過去艾奎諾三世也曾經在主教會議上被討論是否逐出教會。

支持離婚合法化的議員拉格曼也試圖用宗教語言與教會溝通。「絕大部分的婚姻都是天堂般莊重的,」他說,但有些婚姻卻是「跌落地獄」,夫妻不睦、暴力對待、配偶不忠等,也是層出不窮,「我們應該帶他們走出地獄」。

「什麼時候教會才會發現,只因為他們反對賦予菲律賓人民離婚的權利,每天在不快樂的婚姻中的人們受苦所帶來的罪惡,遠比離婚本身要來的可怕呀。」Laranas感嘆地說。


新聞來源:

 

作者為鄭之翔(Sean Cheng)

現就讀於政大外交系雙修法律系四年級。 研究興趣為泰緬人權、政治議題。 家裡的移工阿南是我第一次接觸東南亞。 從偏見到包容,從排斥到喜愛, 是我對東南亞的心路歷程。 最喜歡的東南亞食物是泰國咖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