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文化] 消失於現代國家版圖的族群: 占族的美麗與哀愁

作者:法蘭克 (遊四方


IMG_8845
廣南省美山聖地遺址,基座上的石像部分移置峴港占婆博物館。Photo by Frank

占族(người Chăm),一個大多數人可能沒聽過的名字,卻曾經在中南半島歷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甚至建立了占婆國。如果曾造訪越南廣南省的美山聖地(Thánh địa Mỹ Sơn),可能對占族這詞有些印象,美山聖地正是占族文明的最重要證據。

走在濕熱的雨林中,沿途豎立著許多斑駁的磚塔,見證早期占婆王國的宗教信仰,風貌與越南京族建造的中國式廟宇截然不同,這是由於占族文明受到印度文化影響頗深。美山聖地主要供奉濕婆(Shiva),而且建築造型類似柬埔寨吳哥窟,但這不代表吳哥文明跟占婆古國是同一個文明、同一個民族。

IMG_8843
美山遺跡青苔斑駁,映照占族人過去的輝煌和現今的沒落。(Photo by Frank)

今日的占族約有21萬人定居於柬埔寨、16萬人居於越南、1萬人在馬來西亞長住,多數信奉伊斯蘭遜尼教,但也有部分仍信奉婆羅門教。目前在越南境內的伊斯蘭族群主要就是以占族為主,如果再依據居住地區和宗教等因素,越南把境內占族細分為赫柔伊占族(Chăm H’roi)、寧順-平順占族(Chăm Ninh Thuận-Bình Thuận)和南部占族(Chăm Nam bộ),其中南部占族主要信奉伊斯蘭遜尼派,主要散居於越南南部安江(An Giang)省、西寧(Tây Ninh)省等地。

IMG_4330
告示板上說明占族集中分布在越南寧順及平順二省,實際上全盛時期的占族遺跡以北可達廣平省,由於越南京族不斷驅趕,占族今日已經四散各地。(Photo by Frank)

根據語言學研究,占族應是屬於「馬來─波里尼西亞語族」(Malay-Polynesia)的一支,因此與屬於「孟高棉語族」的越南京族及柬埔寨高棉族不同。此外,占族在歷史上長期與馬來人地區有著頻繁的商業往來,當占婆古國逐漸沒落,並遭到越南後黎朝第四任皇帝黎聖宗於1471年攻陷占婆首都毘闍耶(Vijaya)之後,許多占族遺民流亡至馬來王國滿者伯夷(Majapahit)或馬六甲等地;最後,在阿拉伯商人的影響下,許多占族人皈依遜尼伊斯蘭。

IMG_2731
安江省占族婦女及傳統工藝。(Photo by Frank)

歷史榮光

占婆首都毘闍耶大約位在今天越南平定省省會歸仁市(Quy Nhơn)的位置,歸仁市除了有美麗的海灘和便宜的海鮮之外,還能看到當初占婆文化的遺緒。市區陳興道(Trần Hưng Đạo)路上矗立了一座「雙塔」(Tháp Đôi),該塔建於12至13世紀之交,根據研究,塔頂端四角的神鷹(Garuda)造型應是受到吳哥文化的影響,但塔的底座則是維持占婆族本身的建築風格。秋日午後來此處朝聖,一邊享受微風吹拂椰樹和臉龐,一邊緬懷占婆文明的燦爛。

IMG_4842
越南平定省歸仁市區「雙塔」遺跡展現當年占族文明全盛時期的英姿,今日卻已成為越南京族觀光客駐足留影的背景。Photo by Frank

雖然「國立編譯館」版的歷史課本已經離我們遠去,不過在中國歷代王朝歷史中,依稀還記得真臘、林邑、日南、九真等中南半島地名。現在想想,過去讀中國歷史似乎有種現象,北方總是有蠻族的入侵,而南邊並無太大威脅,甚至是中國王朝拓展疆域的對象。

但也正也許是因為中國南邊沒有一個大一統地國,導致大多數人對此地的中世紀歷史一知半解,林立的中小型王國在傳統歷史教學中一直是令人頭疼的部分。然而,對一個行腳東南亞各地的旅人來說,各個王朝的歷史反而造就繽紛燦爛的回憶。例如到泰北清邁遊歷時,觀光客能在許多官方建築標語發現三種語言,除了英文和泰文外,還有13世紀末曾統治泰北地區的蘭納(Lan Na)王國所使用的蘭納文。

IMG_2907
清邁市區內處處可見以泰文(第一排)、蘭納文(第二排)及英文並列的說明。(Photo by Frank)

言歸正傳,「真臘」大約是目前柬埔寨的領域,「林邑」則曾經是占族文明的根據地。

柬埔寨目前仍是現代國家的一員,但占族卻在越南和柬埔寨的夾攻之下,逐漸失去可以建立國家的根據地。占族在過去曾經建立中南半島強盛的文明,東漢時中國稱之為「林邑國」,到了唐朝則稱之為「環王」,五代十國時期則稱之為「占城」,根據占婆遺址碑文所刻梵文顯示,占族人自稱為Campapura或Campanagara。

P1040837
本圖紅點部分顯示占婆文明遺址,最北可達廣平省,最南至安江省,對照前面占族今日聚居地,明顯看出今昔對比。Photo by Frank

占婆文明勢力範圍大概是在越南中部峴港(Đà Nẵng)到芽莊(Nha Trang)一帶的濱海區域,在西元7世紀到10世紀時,中國唐朝海上貿易相當頻繁,占婆文明的位置剛好扼在中國商船前往印度以及阿拉伯的要道,因而搭了經濟發展的順風車,藉此強盛起來;甚至在14世紀末期,占婆君主Binasuor(越南史稱「制蓬峩」Chế Bồng Nga)曾趁著當時越南陳朝末年國力衰弱時,三度攻陷越南首都昇龍城(今河內)。然而隨著長期與越南征戰,占婆漸漸衰弱,如今,占族人四散於柬埔寨、越南、馬來西亞及泰國境內。

P1040836
峴港市占婆博物館內保留的占婆古文物。Photo by Frank

從王國變成少數民族

沒有時間走遍越南南部的遊人,可以在河內市的民族學博物館一睹占族文化風情。 越南民族學博物館(Bảo tàng Dân tộc học Việt Nam)在1997年時落成,博物館內展示著越南54個少數民族的服裝、建築、音樂等收藏品,最令人驚豔的是依據古法、等比例建造的各少數民族建築。博物館園中展示的占族的傳統住屋,似乎和在安江省河畔看到的近代居住環境有所不同,這點或許和占族分部的地理環境有關,不過最好還是留給專業學者評斷才是。

IMG_4320
1997年成立的越南民族學博物館座落在河內市區,算是越南境內品質頗為優良的博物館。(Photo by Frank)
IMG_4341
博物館園區內仿真重建占族家屋。Photo by Frank

到安江省旅遊的時候,除了搭船看看湄公河三角洲河流上的水上市場,也能拜訪占族的村落。由於占族人以手工紡織工藝聞名,村內婦女一邊以傳統機具編織,一邊販賣紀念品,小孩則托著竹盤兜售手工小餅乾,並熟練地用英文或越南文向觀光客說:「請你幫幫我上學」。

IMG_2740
安江省占族聚落小男孩兜售手工餅乾。(Photo by Frank)

對觀光客來說,這光景似乎是個遠離塵囂的寧靜村落,讓觀光客對這樣一個少數民族產生「保持原始生活型態」的想像時,又能滿足本身觀光的需求。

IMG_2737
實際民居和博物館陳列有點落差。Photo by Frank
IMG_2732
屋腳刻畫著每年淹水的高度。Photo by Frank

不過若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如此依賴觀光客維生的小村落,將漸漸失去傳統占族聚落的原貌,更何況,我們又如何能知道占族遺民選擇居住在遠離市區的湄公河畔到底是真正的文化傳統,抑或是因為國家忽視少數民族的權益,導致占族遺民只好住在無須繳稅的荒地上?少數民族觀光或多或少已經將占族文化的特色,改造成迎合觀光客想像的商品而失去原貌;但回過頭來說,如果占族不能透過觀光商品維生,那又如何延續他自身的傳統呢?也許這是所有在一個主權國家裡生存的少數民族都必須面對的課題。

作者為法蘭克

我來我見我思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