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評論]地緣政治下的越中關係 南海議題仍是關鍵

作者:吳書嫺

越南共產黨中央總書記阮富仲(Nguyen Phu Trong)受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的邀請,於2017年1月12日至15日正式訪問中國。這趟訪問,是阮富仲第三次以總書記身分出訪中國,更是繼連任越共十二大總書記後首次正式訪問。

此次隨阮富仲出訪的政治高層涵蓋外交部長范平明、國防部長吳春歷、公安部長蘇林及中央書記處書記阮文年、中央對外部長黃平均、中央內政部長潘廷濯、投資計劃部長阮志勇、農業與農村發展部長阮春强、工貿部長陳俊英及越中雙邊合作指導委員會秘書長暨邊界談判代表團團長黎懷忠與越南駐中國大使鄧明魁等高層官員陪同出訪。

越南總書記阮富仲於12日抵達中國受到隆重且盛大歡迎儀式,迎來的是北京21聲禮砲對外國官員的最高致敬儀式,兩國領導人隨即展開兩國的合作、發展與穩定關係等議題進行談判。

整體來說,此次訪中不僅適逢兩國建交67週年,更是抓緊近期兩國關係在平穩發展局勢中繼續深化的契機。此次出訪意義對越南與中國而言,不僅是為了增進政治上的互信,更是為了順利推動經濟合作,同時基於傳統友誼共同交換黨情、國情狀況,建立與加強安全、國防的互助與防護網,進而開展兩國的對外關係發展的新章節。

5085607569_e446bea311_b
廣西南寧慶祝中越友誼的橫布條。(Photo Credit: timquijano@Flickr CC BY 2.0)

增進政治互信

近年來,越中關係的發展建立在兩國高層互訪上,加上近期南海緊張局勢的減弱,有利於兩國在傳統友誼上具有繼續深耕與鞏固的優勢。

習近平與阮富仲兩國領導人在會面時,同時強調兩國在歷史、文化與意識形態和經濟合作上的重要性。在會中共同簽署15項達到雙邊合作及各領域的協定,這當中包括兩黨間高級幹部培訓合作協議、雙邊國防部至2025年國防合作共同願景聲明、連結老街至河內和海防的鐵路路線規劃指定技術交換、越共中央經濟部與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合作備忘錄、陸地邊境口岸合作框架協議、越南投資計劃部與中國商務院展開公共醫療衛生領域無償援助的合作備忘錄及越南投資發展銀行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在2017-2019年雙邊中長期貸款與援助合作備忘錄等相關領域的合作。此外,更在水產、旅遊、出版等領域上發展合作關係。整體而言,兩國領導人在會談中承諾兩國關係將在各層次與領域中達到和諧發展,透過具體行動、有效且務實的深化兩國在傳統友誼與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推動經貿合作

在經貿合作上,兩國貿易額不斷提升但也存在貿易關係失衡的問題。實際上,越南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性相當高,導致越南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情況日趨嚴重。但是,如何改善兩國的經貿關係,則是兩國共同關切的重要議題。

阮富仲與中國總理李克強於13日進行會面,雙邊同意加強經貿合作、實現雙邊貿易均衡發展,進而改善兩國貿易失衡的現況。李克強表示中國願意加快「一帶一路」與「兩廊一圈」的戰略連結,推動海、陸與金融合作的三線合作,實現雙邊貿易均衡發展。阮富仲則表示越中關係展現穩定發展,期待透過落實各項共識、增進兩國高層互訪與政治互信,拓展雙向貿易。

除此之外,阮富仲更會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行長金立群與新華集團董事長蔡寇深,並達成多項協議,旨再加強兩國在基礎建設設施上的互助合作,特別是越南鐵路、道路、高速公路與海港等基礎建設的投資。此外,阮富仲更鼓勵新華集團赴越進行投資,展開投資合作活動。

值得注意的是,阮富仲在離開中國前,前往浙江省進行訪問。浙江省不僅在歷史、旅遊與傳統文化上與越南有著密切關係;在經濟上,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的統計資料,2015年越南與浙江省的貿易總額達55.2億美元。在產業結構上,浙江省與越南產生互補性,特別是浙江省提供越南機械製造、電子設備、紡織品原物料進口,而越南則在農林水產生產與加工上具有出口優勢。因此,這也是中越兩國的聯合公報中同意越南在浙江設立貿易促進辦公室,繼續增設貿易促進機構創造發展條件的原因。整體來說,阮富仲前往浙江省不僅有助於加強雙邊地方的合作與交流,更是兩國增進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環節之一。

南海問題仍是關鍵

在東海問題上,中越在發表的聯合公報中提到,雙方領導人達成重要共識和《關於指導解決中越海上問題基本原則協議》,啟動中越邊界談判機制,堅持透過協商談判,尋求不影響各自立場與主張且雙方均能接受的解決辦法,當中包括積極商談南海共同的問題。值得注意的是,雙方同意繼續全面且有效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DOC)。未來將繼續基根於此次協商的共識基礎上,早日達成“南海行為準則”(COC)。中越雙方將共同管控海上分歧,不採取使局勢複雜化、爭議擴大化的行動,共同維護南海並為和平穩定盡一份心力。

整體來說,南海問題是越南與中國雙方無法解決的長久性問題,唯有透過彼此尊重且不互相影響立場的狀況下繼續和平穩定的發展。對於越南而言,中國是越南最重要的合作夥伴,也是越南在地緣政治下不可避免的鄰國,南海爭端導致雙邊關係的惡化並非中越兩國所期望;而在川普上台後,未來越美關係的變化也讓越南重新修正與中國的關係。對於中國而言,與越南達成共同管控海上分歧的共識,不僅有助於改善中越兩國關係在南海爭端上的困頓,更可以修復中國形象建立良好的外交影響力。

未來關注重點

越南將在2017年作為亞太經合組織(APEC)的輪值主席國,2017年底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將在越南峴港舉行。屆時,中國、美國、俄羅斯等國在內的多國領導人將聚首越南,中越兩國將迎來以APEC為契機的一系列高層互訪,在雙方的合作和努力下,中國駐峴港總領事館也將在2017年開館。

在區域局勢上,菲律賓對中國關係的轉向之後,中越兩國關係的發展被視為是穩定南海局勢的重點。若能解決越南及菲律賓在南海爭端上,不僅有助於南海緊張局勢的降溫,更有助於中國在 “南海行為準則”的談判中取得新進展。

當然,合縱連橫與避免邊緣化是越南在制衡中國力量的重要手段。對美國與日本的關係發展更是越南高度重視的重點之一。在阮富仲訪中期間,美國國務卿凱瑞也訪問越南,重申美國對越南的重要性與鞏固友誼。而日本首相安倍也在16至17日訪問越南,提供越南武器與高達1200億日圓的貸款。這意味著儘管越南重視對中國的關係,但越南善於利用合縱連橫,透過與美國與日本的力量,維持平衡中國力量的提升。

資料來源

 

 

作者為ASEAN PLUS 南洋誌 Editor

ASEAN PLUS 南洋誌公益網站志願編輯團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