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投入離岸風電開發 2025上線

菲律賓Bangui陸域風場。(Paolo Dala Flickr CC BY-SA 2.0)

菲律賓投入離岸風電開發 2025上線

作者:柯昀伶


因應全球能源使用及發展趨勢,許多國家開始致力於再生能源推廣。隨著技術進步、經濟規模漸大、供應鏈成熟等因素,使風力發電建置均化成本快速下降,成為發展相當快速的發電類型。全球風能協會(GWEC)便在2019年成立東南亞小組(South East Asia Task Force)進行風能研究與政策建言,協助東南亞地區的風電開發,目前小組將研究重心放在越南、菲律賓、泰國以及印尼。近年越南為東南亞地區離岸風電主要關注市場,菲律賓當前雖然開發潛力與投資熱度不如越南,今年也在離岸風電開發上踏出第一步。

再生能源目標 2030年發電佔比50%

菲國目前發電來源主要仰賴化石燃料,占比70%,其次為地熱(13%)和水力(10%)。2011年,政府提出國家再生能源計畫(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Program, NREP),設立2030年再生能源裝置1.5GW、發電佔比達50%目標,是2011年裝置量的三倍;其中以水力、地熱、生質能為主,風能方面長期目標為2.4GW

菲國2008年通過的再生能源法中,鼓勵綠能的政策工具包含:至少12年期的躉購費率(Feed-in Tariff, FiT)收購以及發、配電公司購買再生能源的比例配額(Renewable Portfolio Standards, RPS)。2012年起躉購費率開始實施,來鼓勵再生能源發展,也促進太陽光電與風力發電的進展。目前風、光階段目標已達成,不再提供躉購費率。2017年政府提出2030年RPS 35%的目標,並設置兩年緩衝期,發、配電公司自2020年起適用一年提升1%綠電的要求。

躉購費率支持 陸域風電打先鋒

受躉購費率的支持,在2012年後促進風力發電發展;目前菲律賓商轉中的風力發電場皆為陸域風電,至2019年,全國陸域風電設置量427MW。風場主要在北伊羅戈省,像是2005年完工的Bangui Bay風場(一期+二期容量51MW)、2014年商轉的Burgos(150MW)、Caparispisan(81MW)風場。其次在西維薩亞斯區也有二座風場,為2014、15年完工的San Lorenzo(54MW)和Nabas(36MW)。此外還有黎剎省2016年商轉的Pililla(54MW)風場,以及位於東民都洛省正在建置的Mindoro 16MW風電加6MW儲能系統

離岸風電開發 浮動式最具潛力

為協助新興市場開發離岸風電並提供技術協助,世界銀行下能源部門管理援助計畫(Energy Sector Management Assistance Program, ESMAP)2019年出版「Going Global-Expanding Offshore Wind to Emerging Markets」報告;其中以巴西、印度、摩洛哥、菲律賓、南非、斯里蘭卡、土耳其及越南這八個國家進行開發潛力案例研究,位於東南亞地區的菲律賓和越南被評估為具開發潛力的新興市場。

報告中評估菲律賓有178GW的開發潛力(固定式18GW、浮動式160GW),其中以北部與中部地區的風能資源最佳。可開發固定式離岸風電(風機固定於海床上)場址主要在中部的吉馬拉斯海峽(Guimaras Strait),具有7GW開發潛力。浮動式離岸風電(風機置於浮動平台上)在呂宋島北部、民都洛島(Mindoro)北部與南部具有178GW開發潛力,尤其民都洛島南部條件為佳,潛力上看53GW。菲律賓島嶼眾多,具開發潛力地區離人口密集區及主要電網較遠;而民都洛島北部較靠近首都馬尼拉都會區,開發較具經濟效益。

2020年首座離岸風場申請開發 打響第一槍

看準離岸風電的規模與發電效益,由菲律賓、瑞士與德國合資的Triconti Windkraft Group在今年三月與能源部簽署合約,取得離岸風場獨家研調與案場開發權利,替菲律賓離岸風電市場開響第一槍。Triconti在菲國有500MW的陸域風場正在開發,位於阿克蘭省的首個案場預計2022年完工。在離岸風電開發,目前集團鎖定在北的阿帕里灣(Aparri Bay)與中部的吉馬拉斯海峽,預計在這兩個海域各開發一個600MW風場,總計設置量1.2GW,並會優先開發離岸15公里以內的的近岸風場

馬尼拉公報本月報導,因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使前置調查時程延後,集團預計第一座風場會在2025年完工。因集團目前只有陸域風場開發經驗,未來將與國際開發商進行合作。執行副總Theo C. Sunico指出,作為菲國第一個開發商,除了建置成本高,如何取得相關許可、和利害關係人溝通並無前例可循,能否在市場上找到電力買家也是一個議題,更需肩負起教育民眾風電好處的責任,了解到在這條路上有許多挑戰。

菲律賓今年正式踏入離岸風電開發行列,政府會如何與開發商配合?是否會祭出相關優惠以支持風力發展,以及後續能否吸引更多開發投入與投資進駐?Triconti的案場將會起相當的示範作用,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