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商情] 君主與民主:大馬選舉中的柔佛王室因素

外電整理:黃以樂


2730664585_3550bcaab4_o
皇冠示意圖(Photo Credit:Simon @flickr CC BY 2.0)

4月11日大約晚間7時,在馬來西亞柔佛州(Johor)的一家百貨公司中逛街購物的顧客獲得了意外的驚喜。柔佛王子Tunku Ismail Idris(簡稱:TMJ)突然現身該百貨公司,並且宣布他將為所有顧客買單,最高金額馬幣3,000令吉一個人(大約新台幣22,000元)。

該百貨公司因人數過多,被迫在晚上8點提早打烊。但是,在短短的1小時內,TMJ花費了超過馬幣100萬令吉(大約新台幣750萬元),才結完當天所有顧客的帳單。TMJ在臉書上發文表示:「我不是政治人物,不需要選票,但我真心喜愛我的人民。我一直都會與柔佛人同在。我站在柔佛人一方。」

樸實親民的柔佛王室

TMJ的父親,依布拉欣.依斯邁(Ibrahim Ismail)是柔佛州目前在位蘇丹(Sultan)。60歲的依布拉欣,深受人民愛戴,特別是柔佛州的馬來族群。對於馬來穆斯林教徒而言,他們對蘇丹的尊重,僅次於他們對「阿拉」(Allah)的忠誠。

蘇丹是伊斯蘭教中的特別用詞,專指地方君主。但蘇丹不同於「國王」一詞,因蘇丹另具有宗教上的意義。大馬有9個蘇丹,各來自不同州屬。他們原本掌有權力否決國會通過的法案,但因為前首相馬哈迪在位期間修憲而取消該權力,蘇丹們現在的權力僅為象徵性。

但近年來,各州蘇丹在大馬政壇中逐漸變得更活躍主動,同時還展現出實質的影響力。例如:雪州蘇丹曾在2014年選擇不任用政府提名的州務大臣(州政府的行政首長),而迫使州政府改變提名。柔佛州的依布拉欣更是因三不五時介入政府運作,而經常登上大馬媒體的頭條。但其聲譽不僅沒有受損,柔佛王室卻是在一次又一次事件中更受人民愛戴。

在許多層面,柔佛蘇丹依布拉欣不同於其他州屬的蘇丹,但使他受歡迎的主因,是他樸實親民的性格。依布拉欣是一個平易近人的蘇丹,曾有幾次到平民百姓之中一起享用餐點。同時,他也被認為是一個擁護多元的蘇丹,努力促進各族群和睦共處。2017年,一家自助式洗衣店禁止非穆斯林教徒使用其設備,引起劇烈爭議。依布拉欣命令該商家撤銷禁令,並要求商家公開道歉。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ISEAS)2017年的民意調查報告顯示,受訪者中有87%對於柔佛王室的表現感到滿意。在這些受訪者中不僅是馬來人有相當高比例的滿意程度(90%),華人(83%)和印度人(90%)也同樣給予正面回應。

立場中立的王室,影響大局的力量

當大馬政府正式推行消費與服務稅(GST)時,柔佛蘇丹認為該稅制不妥,下令指示柔佛地方議院不要徵收該稅,並要求柔佛州政府承擔所需費用。

事實上,柔佛王室與政府的立場偶爾會出現衝突。例如,TMJ曾在2015年公開指責首相納吉以及文化部長納茲里。當年,馬哈迪挑戰納吉出席一場論壇,針對1MDB醜聞一事公開辯論,但納吉最終沒有出席該論壇。隨後,TMJ在其臉書指責納吉辜負了人民對他的信任

文化部長納茲里接著以嚴厲的言論提醒TMJ,勿忘王室並非凌駕於律法之上,並且警告TMJ不要介入政治,否則政府將採取行動。不過,TMJ無視納茲里的警告,並表示:「我只需要向阿拉、蘇丹以及人民交代。」

不過TMJ的批判不只是保留給國陣一方。今年他於4月8日在其臉書上又發表了他對於政治的見解,但這次是針對希盟領袖馬哈迪。他呼籲柔佛人民不要被反對黨矇騙,同時將馬哈迪形容為魔鬼。「我並不偏袒任何政黨,但我們若要改變一個國家的命運,我們不能推翻現有的政府」,TMJ在其臉書上寫到,「我們必須由內改變。」

馬哈迪與柔佛王室的衝突可追溯到他身為首相期間。如前所述,馬哈迪修改憲法,限制了蘇丹的權力。事實上,馬哈迪是藉著TMJ的祖父所涉及的謀殺案而大力推動修憲程序。馬哈迪在當時也曾嘗試解散柔佛王室私人軍,但並不成功。近期馬哈迪更是公開批評中國在柔佛州的投資項目,而依布拉欣為該投資項目的合夥人之一。

ISEAS的民調顯示受訪者中有75%的人,認為蘇丹在必要之時應介入政治,但TMJ針對反對黨的臉書發文,卻出現許多不同意其看法的回覆。他於隔天另發一文強調其政治立場的中立,但表示他也有言論自由。

關鍵戰場:柔佛州

柔佛王室與人民之間的關係,必然是影響選戰的因素之一。依布拉欣與TMJ已多次證明他們並非象徵性的統治者那麼簡單,而是擁有實質影響力的領袖。柔佛人民對於現任州務大臣卡立努.丁(Khaled Nordin)的滿意程度在民調中僅次於柔佛王室,也許是因為他與柔佛王室擁有緊密的合作關係。

對希盟而言,在柔佛州的選舉中取勝不僅在競選戰略上具有重要性,同時也有精神上的意義。事實上,國陣中最大政黨:巫統(UMNO)的誕生地是柔佛州。因此,即使希盟無法贏得中央政權,他們若能在柔佛州擊敗巫統,這將會打擊巫統黨員的士氣。

馬哈迪在退出巫統後,成立了新政黨:土著團結黨(PPBM)。該政黨副主席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其實是前任柔佛州務大臣。慕尤丁在2016年因公開針對1MDB醜聞質疑納吉,而遭到政黨開除,但慕尤丁在巫族選民之中還是具有相當大的號召力。希盟在柔佛州的勝算,很可能因為慕尤丁而提升不少。

儘管柔佛王室與馬哈迪的衝突可能會為希盟帶來負面影響,希盟與巫統在柔佛州的選戰實力仍不相上下。早在上一屆大選中,柔佛州的華人選票已大量流向反對黨。如今加上慕尤丁的影響力,希盟可謂如虎添翼。柔佛選戰無疑是最值得關注的戰場之一。


參考資料:

  • Johor crown prince surprises grocery shoppers with RM1 million treat(Channel News Asia
  • Commentary: Neutral but holding great sway, the royal family’s influence over Johor’s vote in the election(Channel News Asia
  • Johor in the eye of the storm in hotly contested general election(Today Online

作者為黃以樂

畢業於台大政治系,目前是政大東亞所學生。出生在肉骨茶發源地,馬來西亞巴生港,童年的回憶卻是在印尼和中國大陸。青春期回到祖國,並愛上這片土地。自此立志要獻身回報國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