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文化] 腳踏河內胡志明:馬路、電線、下龍灣 – View from the Flight Deck

作者: TC KUO


長榮與華航每天從洛杉磯與舊金山起飛回台的班機,一天共有七班在早上六點前抵達台北,而台北-胡志明的飛機則分別在早上七點與九點多出發。在候機的時候會看到兩種不同的越南人,一種是我們較熟悉的越南工人或看護;而另外一種則是穿著車紋細緻的優質襯衫,金邊眼鏡,拿著不俗的皮夾,天冷的時候可能還套個Burberry圍巾的越南人。時代的安排造成了兩種不同的生命方向,很引人省思的現象。

落地後很順利地在機場大門找到通往市區的152公車,不難找,到市區的票價也只有台幣十幾塊錢而已。胡志明市是個充滿引擎與喇叭聲的城市,沒有捷運,街頭的機車很多,平常的車流就像下班的市民大道。大部分的十字路口沒有紅綠燈,道路規則沒什麼人在遵守,逆向是可接受的,只要逆向前先按喇叭,向對向來車做到一個先按先贏的意思表示即可。汽車與公車在機車的夾縫下穿梭著,人多的時候車流緩慢地移動,依照藤原拓海的標準,可能不用打到二檔就能到目的地。

Henry Vietnam 1
交通繁忙的胡志明市。(Photo Credit: TC KUO)

胡志明市劃分成許多郡,就像我們的松山內湖大直區一般,古蹟與熱鬧的地方都在第一郡,許多景點步行即可到達。第一天傍晚,在瘋狂的下班車潮中我們要穿越某條跟仁愛路一樣寬的河濱大道,我們在路邊手足無措,實在不知道怎麼通過;此時旁邊的警察看出了我們幾位外國觀光客的煩惱,二話不說舉起了他的手掌,邁開步伐的當下沒有一思的猶豫,以無比的堅定與慈悲分開了紅海,讓我們到達了彼岸,美善的迦南之地。

大部分的時候走在越南的路上還是美好的,當過馬路的習慣建立起來之後,一切就變得隨心所欲。從有點微冷的冬天台灣來到了熱帶街頭,吊嘎夾角拖就能引領你一天的生活,口渴花個小錢就能在路邊喝沁人心脾的現切椰子汁,少了日本跟新加坡街頭那些嚴格的禮教或交通規則的束縛,移動在越南的街頭巷尾真的挺舒服的。

越南是個九千萬人口的國家,大城市的路上充斥著本地人與觀光客,城市給人的感覺都相當有生命力,閉著眼睛走幾步就能撞到外國人(相比之下台北就是較不國際化的亞洲城市)。九千萬人口代表著內需市場已經幾乎可以撐起一國的經濟,加上這幾年大陸的工資攀升,越南也接受到大量的外國投資,但結果更加反映出整個國家的基礎建設跟不上經濟的成長力道。

Henry Vietnam 4
如同蛇髮女妖梅杜莎的頭、好幾百條電線纏繞而成的電線桿。(Photo Credit: TC KUO)

無論是首都河內還是越南第一大城胡志明市,人民對於街道使用的素養普遍需要提昇,擁擠的街道使得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反而花費更多時間。如果說台灣天際的電線就已經讓人覺得有點頭疼的話,越南街頭隨處可見,如同蛇髮女妖梅杜莎的頭、好幾百條電線纏繞而成的電線桿會瞬間繃斷人們理智,馬上進入密集恐懼的心理境界。

在未來的越南高鐵還沒出現之前,從胡志明市至河內的最便捷方法是搭乘單程約為1800台幣的廉價航空,國內線也有眾多廉航可以選擇。我們在夜色中抵達了河內的內排國際機場,畢竟是新蓋的首都國際機場,晚上的航廈與燈光投射看起挺美的。河內跟高雄的緯度差不多,又比較靠近內陸,航廈的玻璃門一打開,冷冽的風馬上提醒大家服裝該調成冬季模式了。

去河內,就要去下龍灣,去河內沒去下龍灣就像點了蛋餅卻不加蛋,風味失去很多。七年級這代的年輕人成長過程中都看過下龍灣,1997年007電影明日帝國,壞人媒體巨擘卡佛的隱形船就是停在下龍灣,在夜色跟群島的掩護中對著英軍開火,然後栽贓給共軍。當年的James Bond駕駛代號E38的BMW 750iL是我覺得有史以來最優美的BMW,沉穩內斂大氣卻有著熱情的心,適度的鼻孔與修長的身材,顯現出這部車有著十分平衡的呼吸道系統。18年前的James Bond用一支Ericsson的手機就能操控他的BMW750躲避壞人的追緝,我到現在還是無法把我的Iphone6跟RAV4整合在一起。

Henry Vietnam 3
下龍灣。(Photo Credit: TC KUO)

河內的街頭有著眾多兜售下龍灣行程的旅行社,因此到當地再購買行程完全不是問題。每間旅行社都備有印刷精美的目錄跟你展示,他們的船屋是多麼的豪華與飲食是多麼的豐富,但下龍灣有上千艘船屋,大部分的內裝水準都差不多,飲食也差不多,真的是一分錢一分貨的地方。河內到下龍灣有著三、四個小時的車程,旅行社會在一大早去不同飯店把不同國家觀光客攬上車,三、四個小時的車程除了中間下來上廁所,就是看著越南的農村風光。越南是前法國殖民地,因此即便他們的「傳統」建築,也是有著滿滿法式風情:鄉村的人買不起太大坪數的地,可能只買了三、四十坪,然後把房子蓋成一棟有著城堡式尖頂與地中海型木製百業窗的五層樓越式城堡。小時候聽著照顧外婆的越籍看護說,她想要存錢回去幫家人蓋棟房子,我想,她想要蓋的就是這種城堡吧?

由於是新年假期,下龍灣充滿了好幾千人的外國遊客,我們的船屋就有來自西班牙,香港,馬來西亞,緬甸,瑞士,與德國自助旅行者。導遊說下龍灣有1969座小島,跟胡志明去世的年份一樣;我相信如果胡志明在2050年去世,下龍灣也會有兩千零五十座小島。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不在船屋上,旅行社會安排一些島嶼跟鐘乳石洞的給大家上岸參觀,而下午三四點刺眼的陽光變得稍微和緩後,巍峨峨的千島群更顯壯闊。晚上船隻下錨,關上引擎,眾多的船屋將海面映照著光影點點,吃完晚餐就是大夥兒看夜景與聊天的時光。

作者為HenriK

國際關係學系畢業,輔系歷史。大學時曾在中職球場擔任場地整理工讀生,也曾至肯亞擔任志工。喜歡旅行與研究城市過往的歷史,以及運動產業及都市發展的議題。國籍航空飛行員。 startliving.kuo@gmail.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